第一百三十八章 卫小姐要回来了(1 / 2)

加入书签

日子一连过去了几天,顾府里头经历了一场令人终生难忘的整改,那些个昧了银子的婆子被顾谨签下字据以后撵了出去,其中还包括何氏的心腹刘婆子,听说刘婆子走的时候听云堂里闹得人仰马翻。

府里的丫鬟小厮们彻底明白了:二小姐以后得供着!

顾谨打小就不喜欢那个作威作福的刘婆子,听说人在听云堂闹了起来,压根懒得挪步子,直接派了佩环过去传话,小丫头气势汹汹把人直接撵出了府,半点情面也没给何氏留。

只是人仰马翻的不只是听云堂一处院落,整个顾府都怪人仰马翻的。

年关将至,府上好多要用人的地方,各处采买都不能落下,府里头这些个老刁奴走了,一下子没人能够接管这些事儿。

顾谨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事无巨细的吩咐手底下的人去置办年结要备下的东西,她打算等过了年问卫夫人寻几个得力中用的下人,卫家清流,寻卫夫人帮忙总是没错的。

只是卫毓川母女迟迟没有回汴梁,顾谨倒是等的有些急了。

这些日子顾好眠在外头奔波,将顾府的那几家铺子的账面也给问明白了,有了看顾谨问府中账面的经验,他这一趟下来很是顺利,短短几日就将事儿查了个清楚明白。

好在那些个掌柜不全是贪财的,只有三家铺子出现了亏空,顾好眠处理起来可谓得心应手,解了那三个掌柜,又勒令他们自己补上了那些亏空。

商人狡猾,不像府里的婆子得了银钱就花了个干净,他们家里头都存着不少,顾好眠也便很顺利的将这笔银子要了回来。

如此一来三处账目便只剩下了城外庄子的还没查问,出城一趟颇为麻烦,兄妹二人便商量着等着过了年再去。

顾谨一直在府里忙了好些日子,直到腊月十五这一日,少女起了个大早,又急匆匆地让樊永备了车出城。

今儿有件大事——卫家小姐要回来了。

卫夫人原本商量着腊月一到便能回汴梁,却赶上了那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一直等雪停了几日才从润州启程,天太冷,一行人改走了陆路,急行赶路了好几日回来,一路上倒也顺利。

卫毓川怕顾谨挂念着,快到汴梁的时候才给顾谨传了书信,顾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心情很好,她难得有交心之人,与卫毓川分别两月,倒真是有些想念了。

这日汴梁城的雪已经停了几天,只是天空依旧阴沉沉的看不见什么太阳,天阴沉着,路边的积雪也没化。

好在汴梁城主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多,又因到了年底,街上早有了热闹景象,一条大路甚是好走。

顾谨到了城外的时候,却见前头等着一车人马,竟是卫丞相已经在等了。

当日卫夫人母女走的时候他因公务缠身未能相送,近日朝中休沐,卫丞相今儿便起了个大早亲在城外等妻女,也算补一补这份遗憾。

自从上次咸王府一别,顾谨与卫丞相多日未见,听见樊永回来说前头是卫丞相的马车,少女连忙下了车去问安。

卫丞相待顾谨亲厚,她眼里将他当做父亲一样的人物。

今儿天冷,顾谨在云绦和佩环这两个小丫头的照顾下穿的十分体面,一身新做的流水青衫配一件氅衣,虽然瞧着暖和,但少女身上依旧好像落了秋日里的一天寒霜。

穿多少暖和的衣裳也遮盖不住。

令顾谨觉得有些意外的是,卫丞相竟然比之前又瘦了些,倒不是因为国事操心,自打月前顾疆元率军回朝以后大贞国的气运可谓顺利的很,远去治理湘北水患的功臣们回来了,定州那土匪头子黄奢也没有再闹腾。

如今圣上龙体见好,又仍旧是宁国公从旁佐政,卫丞相实则很清闲。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