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故事(1 / 2)

加入书签

赵府内,吴怡雨忙东忙西,赵夙宁与云腾也未曾停下过,直至傍晚赵府才变得焕然一新。

“怡雨,在此用膳吧,天色晚了,你一个女子独自回客栈不安全”

吴怡雨小脸一红,他这是在担心自己吗?那他的正室,也是自己的吧…

赵夙宁见吴怡雨脸红了,不知其所以然的他没去理会,而是叫云腾与冯磊留在赵府用膳,两人也不拒绝,吴怡雨自然也留了下来。

“赵太宰啊,这赵府,明日可就热闹了。”

“冯统领说笑了,这赵府几年无人登门……”赵夙宁说着,眼里沉了沉。

“哎,我与冯统领常年驻守边关,现连妻妾都没有,吾等已经十有八了”云腾发出了一声感叹,冯磊也符合着。

“哈哈哈”赵夙宁听见这话忽的笑了起来,“那如今赵统领与云将军可否有人选?”

听见此话,冯磊悄悄瞄了一眼吴怡雨,云腾则回想起自己儿时的玩伴,那个姑娘……现无联系,也不知她怎样了……哎……

“云兄?云兄??”云腾被冯磊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云兄为何紧盯那玉佩?是想起了某位故人吗?”

云腾听闻赵夙宁如此问,心一揪,突然想起来他的故事……

自小生在文官之家的云腾不知为何比起文,他更喜武,神奇的是,家父并不反对,反而总是领着他到一个很大的府邸,比自己家的大了不少。

那个府邸有一个慈祥的老爷爷和一个又帅又飒的姐姐,每次家父带领他来,不说别的就把自己丢进院子去和那个老爷爷下棋了。

第一次的时候自己很懵,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不过几次后,他就自觉的从左门绕到那个姐姐的院落学武。

那个姐姐会很多东西,长缨枪,颯羽刀,魄琳剑,但那个姐姐却唯独教自己颯羽刀,因为她说,自己以后是要上战场的,不能用剑枪这类武器。

记得那个姐姐最擅长的便是长缨枪了,枪法精准,步伐轻快,记得有一次自己来时,偶然看见那个姐姐在院落刷枪,那时他真的看呆了。

一席锦缎汉服,素净的白底上,间或绣着堇色花纹,在她来回摆动的步子上来回飘荡,玉颈微露,那白稚的皮肤上还敷着一颗小小的,黑色的痣,倾国的容颜上是严肃的神情。

“既已来了,为何不进?”

那姐姐这么问他,他没回答,因为他已经呆住了。

那姐姐看他那时的神情便又生气又好笑,弹了他一个脑瓜蹦。

“想学吗?”

“想!”自己听那姐姐那么问,便急切的回答到。

“待你把颯羽刀学到得心应手时,我便教你红缨枪,可好?”

“这可是你说的!”他每天拼命的连颯羽刀。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他每天听到的都是“有进步,但还未到得心应手的地步”

直到有一天,“哈!到了!就是这种感觉!”

当时自己还很高兴,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即将要和这位姐姐分别了……

“我要嫁人了”她笑着说到。

他一愣,“哎?那大姐姐嫁人后还会和我一起练武吗?”当时才三岁的他,发出了稚嫩的问题。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