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重回南襄(1 / 2)

加入书签

只见赵夙宁的兵马很快就将敌军的兵马吞下,“你还想逃去哪里?”赵夙宁的一声冷笑,让敌军将领的心冷了半截,“你……你这个奸诈小人!”敌军将领喊到。

“这叫兵不厌诈!”说完,赵夙宁手起刀落,敌军将领的头便滚到了云腾脚边。

“咱们有多少伤亡?”赵夙宁问到,“几十汪,三百伤。”赵夙宁沉默了一下“把那些亡去的士兵好好埋葬,再给他们的家人些银子,多给些。”

赵夙宁又望向了那些伤者,有的断了臂,断了腿,有的则是一些皮外伤,“回军营!”

“是!”

“糟了!”皇宫里传来了上官落苒的声音,“夜哥哥,落苒昨日在街上碰见顾兮辞了,看她拿了个大包往当铺走去”

“那大包里放的是何物?”

上官落苒思索了一下“是些普通的珠宝首饰,但还有一个特殊的东西,埋的很深,但还是露出一角……”

“是何物?”夜黎羽微微抬眼

“八龙瓷杯”……房内顿时便无声了,一刻钟后,“真能贪啊…连前朝的八龙瓷杯都有”夜黎羽冷笑一声随即抬眼,眼中尽是杀气。

“夜哥哥…落苒不过瞟一眼,还不能确定,不过可以去当铺查一下”

“不可,顾府定在当铺旁安插了眼线,如若现在去,只会打草惊蛇。”上官落苒一愣,对啊,她怎么没想到,这次真的被气昏了头。

“那该如何是好?”夜黎羽和上官落苒相视一眼,便都沉默了。

顾府

“兮辞!怎样?全当掉了吗?”顾兮辞默默看一眼顾怀钟,心中的气噌噌的起,“都当掉了,您可否离开云菱苑?”

顾怀钟一愣,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倾国倾城容颜的女子,“你竟敢如此顶撞为父!都反了天了!”

顾兮辞冷艳一撇,“只要女儿现入宫面见圣上,顾府里的就一个也别想活!”

顾怀钟要被气死了,他实在没想到顾兮辞会用这个威胁他,“你…你这个逆女!你…你如此做,对得起我吗!”

“呵,女儿倒想知道,女儿哪里对不起父亲了,兮辞小时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父亲还要女儿怎样?难道还要去上朝吗!”

啪!“逆女……!”顾怀钟拿着气的发抖指着顾兮辞,顾兮辞的手捂着自己的右脸说到:“父亲如若想让顾府被诛九族,大可以试试!”

说着,顾兮辞便回房,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顾怀钟还愣在原地,他没想到从小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女儿会如此。

顾兮辞回到房里便躺在床榻上,‘我可能只是顾家稳固地位的棋子吧…可能顾语欣才是真正的顾家女儿吧…我究竟该如何是好…离开吗?离得开吗…呵,自己的想法真是越来越幼稚了呢’

“你教出来的好女儿!”裳琳院内,顾怀钟正拿自家夫人撒气,“顾怀钟!你够了!”魏初瑶是真的生气了。

“顾怀钟,你莫要以为我没有底线!兮辞便是我的底线!你趁去边关时纳小妾我便不说什么了,为何你回来时,还带个孩子!不管怎么说,孩子便是无辜的,我也没想过把一个孩子拉进来。”

顾怀钟看着魏初瑶,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怎么没想过,若不是我和我父亲,你怎能当上这个官!你纳小妾为何不和我商量便自己决定了!还有!我父亲为何死在了边关!你当我什么都不知吗!你当我傻吗!”

魏初瑶可谓是把这些年的委屈一口气全说了出来,而这些年受委屈,不为别的,只为顾兮辞,她现在对顾怀钟已经没有感觉。

她曾想过待着顾兮辞离开此处,但自己身上没有银子,苦了自己也不能哭了兮辞,想到此处,魏初瑶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堂堂武将之女,为何要在你这里受这等委屈!如若不是为了兮辞,我早就离开此地了!”

顾怀钟彻底懵了,她怎会知晓那件事!那件事当初自己可是谋划了好久的,她是如何知晓的?难道有内奸?但这事当初只有自己和二房知晓啊…

“呵,顾怀钟,你怎的不说话了?怎么?承认了?”

魏初瑶从小便在她父亲的熏陶下习武,性格也随之变得洒脱直爽,但自从嫁给了顾怀钟,她便一改本来的性格,变的贤惠起来。

“你怎能对得起我…你怎能对得起我爹!你简直猪狗不如…顾怀钟…你猪狗不如!”

“你给我闭嘴!”随即便传来啪的一声,顾怀钟现在要被气死了,夜黎羽在上面压着他,家里还有这么多事!

“顾怀钟…你打我?你之前可是碰都不舍得碰我一下的!”

若说魏初瑶之前还对顾怀钟抱点希望的话,那她现在心已经彻底的冷了。

“和离”

“你说什么!和离?!别想!”

“那就一起死”

顾怀钟看着魏初瑶冰冷的眼神,突然发现,她老了好多,也变了好多,她已经没有之前的可爱活泼,转而增添了一丝成熟的韵味。

“…”顾怀钟刚要张口说些什么,突然来了一个奴才,“老爷,二太太又犯毛病了,闹着…”

顾怀钟看了一眼魏初瑶,转身便要走,“顾怀钟,我给你一日的时间,一日之后,那你的想法告诉我。”

又是一夜无眠……

第二日

“哎,听说了吗,赵军师和云将军从边关回来了!”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听说赵军师还提着敌国将领的头呢!”

大街上传来议论纷纷的声音,百姓们把城门口围的水泄不通,很快就又传来了人们的声音。

“看!那是不是云将军!”

“那云将军旁的就是赵军师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