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人间烟火 再见县神(1 / 2)

加入书签

陈靖之将飞刀和神霄星雷珠一收,延东河河神在等待援兵,陈靖之又何尝不是在积蓄法力,以期动用神霄星雷珠这一桩法宝,只要一点点威能就可以将对方杀死。

而后一张金色符诏从雷霆之中飘了出来,这时一道寒光飞出,陈靖之的飞刀早已经等待在四周,瞬间斩去,“早已等候多时。”

哐当一声,飞刀将寒光斩灭,他身形纵起,一把将金色符诏捏在手中,而后举目四顾,但是此时那道寒光的主人已经消失了。

“神人的精气?”陈靖之看清此物之后,目中光芒闪闪,此时大衍神霄珠再度动作,他稍稍一想之后,心念意动,金色符诏被大衍神霄珠吞了进去,而后再吐出来就是一张空白的符纸,不过这符纸非金非玉,光芒闪动。

“果然是一件宝物,今后或许可以做他用。”毕竟是上古神人用来存放精气,历经千年万载而不衰,可见这张符纸不简单。他将此物收起来,环目四顾,观察了片刻之后发现并没有人在附近,当下纵身而去。

天色已黑,他回到延东河神庙附近,唐良谷四个人还在神庙里拆除横梁,甚至还有不少村民前来争抢木头砖块。陈靖之看了一眼,再度施法进入水中。

延东河河神被他斩杀,神魂尽灭,水府霎时间光彩尽失,许多妖兵四处游窜,陈靖之见到一只便斩杀一只,这些妖兵不经教化很有可能跑出去作恶。水府没了神力护持,也逐渐被河水淹没。

陈靖之进了原来河神修炼的地方,水中沉了金银珠宝,还有各色水中珍品。这些东西加起来也能值四五千两银钱,而这河神成就不过数十年,就有这样的收获,实在是不可小觑。

陈靖之捞起一把金沙,这些还没有经过洗炼,但是也可用了,当下将这些东西都收了起来。他在水府之中最想找到的是各类和修行相关的灵材,找了许久之后也只找到十几枚灵珠,而且灵机薄弱。

稍稍有些失望,而后却在河神的座位下面发现了一枚幽冥水精,他顿时一喜,将此物抠了下来。

“偏野小神,能有些收获已经不错了。”虽然没能找到更多帮助修行的东西,但得到这些已经足够。随后再是扫了几眼已经被河水淹没的水府,这里百十年之后很有可能会诞生一些妖怪,但是这不是在他考虑之中。

出了水府,径直到了河神庙旁边,唐良谷等人啃着一只烧鸡,他们见到陈靖之心中大喜。

“陈大侠,这烧鸡好吃得很,三狗子刚刚做的,味道正。”唐良谷撕了一大只鸡腿,笑嘻嘻递了过来。

陈靖之那在手中,笑道,“兄弟们都辛苦了,这里有一百两银子,你们拿去,就算是我的酬劳。”

“一百两。”唐良谷几人听得怔了一怔,尤其是唐良谷,自从帮派倒台之后,家财散了大半,一百两银子那是一笔巨额银钱。

“这怎么能要陈大侠的银子呢?”沈三狗盯着银子,双目都不会转了,口中好像僵硬了,他进帮派晚,刚好遇到被人清算,可没有过过好日子,平日里口袋里没有超过一钱银子。

陈靖之咬了一口鸡腿,笑道,“都是小钱,今后好好干,不会亏待你们的,唐兄弟,你拿去分了吧。”一百两银子他并不看在眼中,不过一次给得太多,得到的太容易就不会珍惜,今后也不容易招纳他们。

唐良谷面上兴奋,尤其是听到陈靖之改了称呼,更是喜不自禁,在衣服上搓了搓油腻腻的手,接了过来,笑着道,“恭敬不如从命,跟着陈兄弟就是好运,今后我们都听陈兄弟的。”

唐良谷拿着一百两银子,喜不自禁,连声说道,“陈兄弟,咱们坐下坐下。”唐良谷连忙把还在烤着的烧鸡一边翻起来,又将最好的鸡腿肉鸡胸肉给陈靖之。

陈靖之吃着鸡肉,微微点头,好久没有吃过如此烟火味的东西了。少时他笑着道,“等一下把几只鸡的钱给那几个老乡,农村人也过得不容易,你再把银子分了。”

沈三狗嘿嘿笑着,脸都要僵硬了,“陈老大放心,等一下我狗子就去给人送钱去,以后我们改邪归正,就跟陈老大混。”

几个人刚开始还有些拘谨,可是看到陈靖之其实很能开玩笑,没有半分架子,几个人都放了开来,唐良谷当场就把银子分了,他拿了三十五两银子,沈三狗分了二十五两,另外两人一人叫许五,一人叫潘七,各分了二十两银子。

手中拿着银子,尤其是沈三狗三人,气氛顿时热烈起来。潘七嘻嘻笑着,“红翠楼的红艳姑娘我都看中好久了,我看这次拿了银子谁敢看不起我,怎么样我都要睡上几次,开开荤。”

“放你的狗屁,红艳姑娘身材干瘦,一看没什么韵味,哪里有瑛姑娘好看。”

“有什么好看的,两只大奶子把腰杆都要垂断了,屁股还那么大。”潘七嫌弃地看了一眼许五,“那么个玩意儿就你看得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