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 / 2)

加入书签

第三章

“小姐,你休息一会儿再绣吧,再这样没日没夜的绣下去,肚里的孩子都要吃不消了。”美伢担忧的看着她家小姐。

“马上就绣好了,还差一点。”姜篱南专心刺着手里的刺绣,头也没抬回答道。

“好了,终于绣好了。不过,我这鸳鸯跟刺绣店的老板娘画的不一样啊。”姜篱南看着手里的绣帕给美伢展示道

绣帕周围皱皱巴巴的,手帕中间绣着两只肥肥的的小鸳鸯,本来小巧的嘴巴在姜篱南的绣工下显得又宽厚了许多,身上本该是红色毛的地方,绣成了金黄色。

“这个嘴...”美伢指着鸳鸯的嘴说。

“咳咳,我想着嘴大点捉鱼的时候更能稳准狠。”姜篱南小声道。

“那这个金黄色的羽毛?”美伢指着那一大片金黄色问道。

“这个是当时屋里太暗了,没看太清,拿错钱了,后来想拆,可又怕拆错了,所以就这么绣了。”姜篱南越说越小声,“所以是不是特别丑啊?”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好看,小姐绣什么都好看。”美伢心虚道。其实她特别想告诉小姐,第一眼她还以为是两只小胖胖的小鸭子在洗澡。

“不过,七日阁的人也说了,心诚最重要,小姐不用担心了。”还没等姜篱南回答她又继续道。

“小姐这几日除了睡觉吃饭的时间都在用来刺这块手帕,手都快扎成筛子了,要是夫人看到了得有多心疼啊。”美伢双目微红,眼眶里含着的泪水似要夺眶而出。

“手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跟娘亲的事情比起来,我这又算得了什么。我决不相信娘亲会服毒自然。”姜篱南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绣帕,指节因为过于用力而泛出了青白之色。

“美伢,快奖手帕送去七日阁吧。”她把手帕交到了美伢手中,双手包裹着美伢的拿着绣帕的手嘱托道:“路上千万要小心。如果破到姜府的人了,就绕道而行,千万不可意气用事。”

“小姐,你回屋睡会儿吧,我一定万事小心。”

美伢带着绣帕出了慕府急匆匆的朝七日阁方向走去。

怕什么来什么,路上正好遇到了正在陪白府小姐白木槿逛街的姜府二小姐。

这个二小姐是姜篱南同父异母的妹妹姜思楚。也是她爹养在外的私生女。

“姐姐,听说你前几日与慕公子在醉安居吃饭。”姜思楚笑着与白木槿说道。

“是啊,那天我爹也在,正在与慕郞商量我俩的婚事。”说到这白木槿脸微微有些发红,嘴上露出了笑容,像是满脸开了花。

“好羡慕姐姐啊,能嫁给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人。”姜思楚斜着眼睛看了眼还沉浸在喜悦中的白木槿露出一个鄙夷的笑,继续道:“不知道姐姐的婚事定在何时啊?”

“慕郞的意思是听我的,我爹说改天让人去查个黄道吉日就把日子定下来。”白木槿说着又害羞的用袖子捂了捂已经遮不住的笑容,满脸自豪道。

“姐姐你们经常约会吧!看你这一脸甜蜜样。”姜思楚觉得自己马屁正好拍到了马屁股上,继续说着。

“也不常,慕郞很忙,经常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上次跟我说感恩寺来了个云游的大师与他曾经是故人,估计这几天都在感恩寺吧!”白木槿有些闷闷不乐道。

“姐姐也不必难过,想来是慕公子有正事要忙,而且姐姐这么一个大美人,他怎么会忍心不陪你呢?”姜思楚看了眼白木槿有些微耷的些角安抚道。

慕公子?没有听说朝中有什么姓慕的公子,美伢来不及细想,看着她们渐行渐远后,转眼拐进了七日阁。

“麻烦把这个鸳鸯手帕交给阁主,还请阁主能早日帮忙找到梅姨。这是梅姨的生辰八字,和彼时穿过的衣服。”美伢把姜篱南绣好的手帕和梅姨的生辰八字和旧衣服一同交给七日阁的人。

她不知道七日阁找人的方法是什么,但还是按七日阁的要求准备了。

“这个是鸳鸯?”七日阁的守卫看着手帕上绣着的如鸭子一样的鸳鸯发问道。

“这个,你们当时也说只要心诚便可以。”美伢红着脸解释道

“这个倒也没错。没想到阁主的爱好这么奇怪。”守卫盯着绣帕自言自语道,由于太小声美伢也没有听到守卫在说什么。

“回去吧,七日后来七日阁等消息。”守卫见美伢还站在原地,摆了摆手道。

“小姐,临安城还有哪个大户人家姓慕啊?”回去慕府的美伢想起今日在街上白木槿和姜思楚对话问道。

“据我所知,就一家。”姜篱南坐在房中品尝着安伯准备的梅花酥边吃边回答道。

“那就奇怪了,我今日在街中遇到了白木槿和姜思楚。她们...”美伢皱了皱眉毛疑惑道。

“可有起冲突?”姜篱南打断她的话,焦急的问

“她们走在前边,没有看到我。我在后来听见的。”美伢继续道:“白木槿说她要和一个姓慕的公子成亲了,还说前几日在醉安居酒楼她爹和慕公子商量成亲的日子。”

“醉安居?醉安居。果然...”姜篱南停下了刚要伸向梅花酥的手。

“你可还听到什么?”她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动不动的盯着美伢问道。

“后来隐隐约约有听到,感恩寺的,我不敢跟太近,看她们走远后就赶忙跑进了七日阁。小姐,可有何不妥?”美伢看着她家小姐的样子,不安的问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