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 / 2)

加入书签

第四章

梅姨听到她提起当年的事,眼里布满了愧疚之意,那个时候她丈夫酗酒,嫌弃她生了个“便宜货”对她百般羞辱,万般挑剔。每次喝醉了就打她...想到当时的情景,梅姨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下。

当时的江氏日子过得也没有现在好。却还是愿意伸出双手用自己仅有的那点绵薄之力来帮助她。

如今只是要求自己帮忙送个信,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来拒绝呢。

从那天之后江氏和姜老爷就开始以书信沟通。慢慢的梅姨看姜老爷在外逗留的次数越来越久,时间越来越长。

于是猜测他们俩个在偷偷见面。

江氏也证实了她的猜想,一次送信之后,梅姨看到了江氏戴在头上的珠钗,她记得时夫人也有一支同样的,便问了江氏。

江氏不小心透露了,姜老爷送了一支珠钗给她。

自觉说错话的江氏便再也没有向梅姨透露过她与姜老爷见面的事情。

梅姨记得有一段时间时不时的向姜老爷抱怨,整天见不到他人。

那时刚好赶上了姜老爷要升职司马。于是自从白夫人提过之后,姜老爷便经常回家。

待到姜篱南十五岁时,白夫人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差。医生也查不出是哪里的问题,只会开一些滋补的药。

真到姜篱南的外公去世,白夫人心火攻心,一口气没提上来便撒手人寰。

“小姐,虽然...我不知道夫人去世...的原因跟江氏到底有...咳咳...没有关系。”梅姨说到这里又吐了一口血,姜篱南担忧的看着梅姨,梅姨继续道:“但是帮着她欺瞒夫人却是我不对。夫人待我如亲姐妹一般,可到最后我却只想着自己。如今都是报应啊,报应。”

“梅姨,你再想想,当年的事,可还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或者娘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到身体不适的?”姜篱南急切的问道。

“夫人的病来势汹汹,唯一有预兆的就是在你十五岁那年,从那年之后身体便时好时坏。可是我始终不相信夫人会就那样走了。”梅姨激动的抬了抬手,但是没有力气,便又垂到了地上,眼里的泪水混着脸上的血水一起落到了衣领上。

梅姨停顿了下,仿佛在思考继续道:“不过倒是我看到夫人时,姜管家正好也在...”她皱了皱眉继续:“不过想来应该是去送报丧的使者。”

报丧是当时的一个习俗,谁家有人去世后,就会派来给亲朋好友来送消息。使者每次都一身白衣,所以每家每户最怕的也是一身白衣的人来到家里,那就说明家里的亲戚不幸有人去世了。

“梅姨你可有得罪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人...?”姜篱南看着梅姨身上的伤口不忍再说下去。谁会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下如此狠手呢?

“那时夫人刚刚过世,我当时想着可能桃园还有一些夫人的旧物,准备去取来随夫人一起下葬,没想到却听到了江氏和管家正在争吵...”梅姨回忆着当时看到的一暮,即使过去了这么久,脸上还是露出了不可至信的一幕。

江氏气急败坏的挣脱开管家抓着她的手:“你疯了吗?我怎么可能会把女儿嫁给你儿子。”

管家轻蔑的看了一眼江氏,慢慢开口:“别人不知道你是怎么坐上这个姜夫人的,我可知道。”

江氏震惊的看着管家:“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要是把我供出去,你以为你会有什么好下场吗?你以为姜峰刍那个白眼狼会放过咱俩吗?他连他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赶出家门。”

“那还不是你让他以为他的女儿不是亲生的,不得不说你真的是有手段,能让他对你这么死心踏地。还能有办法解决了时千凌那个女人。”管家说完抬起手摸着江氏的下巴,左侧的嘴角微微向上扬,淡淡的开口:“啧啧,是不是像之前伺候我那样伺候他呢?”

江氏一手拍掉管家在她脸上乱动的手,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周围:“你最好说话小心点,要不然咱俩都玩完。我知道我现在能当上姜夫人你出了不了力,我也不会亏待你。”江氏安抚着管家继续道:“至于楚楚,就算是我同意,老爷也不会同意的啊,对吧!他从小就宝贝楚楚,所以这门亲事定是不能同意。”

江氏看着管家有些动摇的眼神继续说着:“但是呢,这些年你为我做的事,我也都看在眼里,我怎么会亏待你呢?我以后一定替成儿寻一门好亲事的。”

张成是管家的唯一一个儿子。

管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他这次来也是心疼成儿,成儿自小就喜欢楚楚,要是楚楚不是姜府的千金这事还有商量,但是楚楚如今是姜府的二小姐,这事是肯定没有回旋的余地的。但是自己这么多年为江氏谋划,不讨点甜头怎能说得过去,更何况江氏才刚当上姜夫人就给他摆架子,不敲打敲打她,总有一天会被这个女人算计。如今看江氏对他的态度倒还有几分惧怕,便放心了。

“行,你多帮成儿留心便是。此地不便...”

“谁?谁在那边?”管家还未说完便听到不远处传来树枝断裂的声音,急忙开口。

梅姨暗道一声不好,被发现了,赶忙提起裙摆离开,但不小心把荷包落在了桃园。

梅姨开口道:“管家和江氏很快便发现了是我在偷听,于是我赶在他们之前从姜府逃了出来,本来想离开这儿,到其他地方生活,但又舍不得小姐你,有一次想偷偷去姜府看你,却发现你已经不在那边了,听到邻居议论是姜峰刍那个王八蛋把你赶了出来,于是我四处打听你的下落,但是却找不到,有时候发现临安城大到找一个人都找不到,有时候又感觉临安城又很小,在我还没有找到你的时候,却先被江氏和管家找到了。”

自从她跟慕白殇成亲以来便很少出门,有身孕后更是大门不出二门迈,如果这个时候被娘亲看到一定会夸奖她终于有了大家闺秀的样子。

“果然是江氏那个死女人。”美伢愤愤的骂着,眼里却噙着泪水。

“娘亲~娘亲~”姜篱南喃喃的叫着,泪水濡湿了双眼,狠狠攥着的拳头微微颤抖着。

“小姐,我这...一生没有做过...什么善事,却平白受了夫人...这么多恩惠,到头来...我却只想着自己一...咳咳咳...个人苟且的活下去。如果我当时留下来把这些消息告诉你,也许你也就不地离开姜府,也许还能查清夫人的死因。对不起,不知道我能不能帮...咳咳咳...”梅姨最终也没有把该说的话说完。

梅姨从以前到现在都待她极好,过生日梅姨都会给她准备礼物,有时候是一个荷包,有时候是一双亲手缝的小玩意儿...平时母亲生气了骂她罚她不许吃饭,梅姨也会偷偷的把吃的带给她,生怕她饿着了...

她曾经想过害死母亲的人会是江氏,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江氏能进姜家门的背后居然也有梅姨的帮助。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