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 / 2)

加入书签

第五章

感恩寺距临安城不到十公里的路程,座落在一处无名的山上,山间常年雾气环绕,寺庙在大雾中若隐若现。可能是这种若隐若现的状态增加了寺庙的神秘感,所以来祭拜的人络绎不绝,香火不断。由于山间景色极好,好多人为了能欣赏到不同的风景一般都会选择从正门对着的路上山再从后门的另一条路下山。

没有人知道这个寺庙是什么时候存在在这的,因为有临安城时候就它就已经存在了,临安城的老百姓只知道寺庙里有一位非常神秘的主持。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都没有见过这位主持,听寺里的僧人们说主持早年出去云游至今末归。

为了显示求灵的虔诚,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一早进行跪拜,所以像张成这种马上要到晌午才出发去感恩寺的人不多。整条上山的路上就只有他一个人。

张成沿着青石小路走在上山的路上,微弱的阳光随着浓密的树投射下几点斑驳的光亮,模糊的人影随着林间的风若隐若现。不远处的树林里隐隐传来浅浅的笑声和属于女子撒娇的声音,只是隔了好久才听到一声低低的男声。

他猥琐的看着远处一白一黑的人影想像着是哪家的小厮和丫鬟耐不住寂寞趁主人去上香的时候跑来树林里幽会。

张成提气抬脚,刚准备一鼓作气,突然听到远处树林里的女子发出一声“哎呦~”,他隐隐觉得这声音很是熟悉,便慢慢抬脚走了过去。

离的近模模糊糊听到那俩人的对话,说对话不太合适,基本上都是那个女子在说。

“慕大哥,我的脚好疼啊~你能扶我一下吗?”远处的女子一脸娇羞的望着面前的人。

“...”没有听到对面的人回复,于是女子继续道。

张成走近了一看,这说话的女子不就是自己要找的姜思楚吗。与她讲话的人倒是有些眼熟。好像曾在姜府出现过。看他一身墨色的缎子衣袍想来应该是临安城里哪家公子。

他不敢走往前走,猫在一棵对后面,刚好能更清晰的听到那俩人的对话。

“慕大哥,今天是我的生辰,可是却没有人记得。”姜思楚说完还低头抹了抹睫毛上的点点泪滴,悄悄的看了看眼前已经显得很不耐烦的男人小心翼翼道:“我曾听爹爹提起过,慕大哥似乎与姜府有些渊源?”

她口中的慕大哥正是几日未曾露面的慕白殇。

“白府”慕白殇面露不悦的看了眼她,拍了拍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往张成站的方向撇了一眼:“,你可还有其他事要告知?”那眼神仿佛在说着:挡劳资的路了。

张成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猛的缩回了往姜思楚方向探着的头,继续听着。

"有有有,我上次听白姐姐说她爹这几日病了,不过具体是什么病不知道,也不让太医靠近说什么不碍事,但是这可把白姐姐急坏了。我听府里的下人们说,白老爷有一日一下子老了十岁,可是第二天呢,突然又恢复到之前的容貌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姜思楚痴痴的望着这个令她着迷的男人。年轻的男子傲然端立,微微侧着的脸,鼻梁与下颌的弧度隽秀而完美。

“恩。慕白殇某还有事,姜姑娘请自便。”未等姜思楚回答,便抬脚走了。

姜思楚懊恼的跺了跺那只“受伤”的脚,不甘心的朝着慕白殇离去的方向看着。

她这些天时不时的就跑到感恩寺来,好不容易今天碰到了慕白殇,好不容易借着白木槿借口跟他说了几句话,原本想假装受伤让他送回府,之后再以感谢的由头约他出来,这一来二去的怎么也能凭借自己的美貌他对自己动心。谁不曾想话还说没两句呢,他就走了。自己腿都“受伤”了,也不太懂得怜香惜玉。

不知道下次再碰见又是什么时候了,姜思楚暗暗的想。

“谁?”正当她准备离开之即,听到身后的发出沙沙的声音。

“楚楚,你可真叫我好找啊~竟敢背着我来这种地方和别的男人幽会。”张成见慕白殇走远后便出现在她面前。

“张成?你怎么在这里?”姜思楚身躯一震,吃惊的看着已经走到她眼前的张成,身体本能的不知想到了什么愤怒的冲他嚷道:“你跟踪我?”

张成:“我不跟踪你,你能让我靠近你吗?每日防我跟防贼一样,怎么?怕让别人知道咱俩以前青梅竹马吗?”

姜思楚胸腔充满了怒气:“住口,谁跟一个下人青梅竹马,我现在是姜府的大小姐,你见了大小姐不跪拜还口出狂言。”

张成轻佻的挑起一个笑:“呵~别人不知道你什么样,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吗?以前拖我打听姜篱南的时候,左一个张成哥,又一个张大哥的,如今飞黄腾达了,就想洗去自己身上的‘污泥’吗?”

姜思楚的脸色遽然一变:“闭嘴,你如今是想造反吗?”

张成神秘兮兮的说:“前些日子,我让我爹跟你娘提亲,然后偷听到了一个秘密。”原来那天梅姨偷到的那段对话成张成听到了。

姜思楚看着眼前装腔作势的男人,一脸恶寒却又想知道他到底知道了什么秘密便开口道:“什么秘密?”

张成:“其实我这么多年来一直都知道,你娘能坐上姜夫人的位置少不了我爹的帮助,可是我那天还知道了一件事...”他顿了顿卖了个官司,直到看到姜思楚不耐烦的眼神后继续道:“我知道你娘和我爹私下有勾结。哈哈...啧啧!你娘和我爹,你和我。楚楚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我会让你娘同意把你嫁给我的。”说完还发出两声刺耳的笑声

姜思楚脸色时白时红,眼珠子瞪得溜圆,嘴巴张得好大:"你...你...你..."你你你了半天气急败坏的指着张成破口大骂:“你好大的胆子,一个下人还想觊觎姜府大小姐的美貌,你不怕我爹撕烂你的嘴。”

张成一只手握住那双纤细莹白的小手,另一只手慢慢抚摸着:“大小姐?你自己也知道你这个大小姐究竟是怎么来的吧?呵呵...先不要急着生气,是不是真的你回去问问你娘不就知道了?”

她大概也能猜到这个大小姐是怎么得来的,虽然江氏没有把话跟她说得很明白,但是也明确告知过她,自己的这个姜夫人坐得还不是很牢固,一切要小心行事,切记莫要被人抓了把柄。她一直知道娘跟张管家有来往,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还有私情。

“放开我。”她使劲往回抽了下手,纹丝不动,对方力气大的惊人。一下子慌了神:“你想干什么,还不放开我?我将来的夫君决不可能是你这种下人。”

张成贪婪的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姜思楚,嘴唇附在她耳边:“我不知道你这么缺男人,居然跑来跟个野男人幽会。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不介意提前洞房。”

姜思楚奋力挣扎,却发现无济于事:“你怎么配跟慕大哥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