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1 / 2)

加入书签

第六章

“什么?张成竟然对姜思楚...”美伢说了一半捂着嘴看了看姜篱南,然后盯着站在面前汇报的人一脸不可置信。

这个人名叫程广一,是时老将军府的亲腹,当朝的副将。也是当年时老将军打仗归来后,在路上把无父无母的他捡了回来,养在身边。老将军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外孙培养,他比姜篱南虚长两岁,姜篱南从小把他当大哥。

但他从小养在白府,而姜篱南从小在姜府长大,也只有去看外公的时候才能和程广一一起玩,不过程广一从小特别宠爱这个软软糯糯的小妹妹,小时候经常把省下来的糖果留给她。

长大后的程广一高挑秀雅,相貌堂堂,时老将军还经常开玩笑说要把姜篱南许配给程广一。只不过两个小辈的人却不当真,依然一起切磋武艺,像亲兄妹一般。

时老将军去世时他刚好在外征战,姜篱南得知他不久前归来后便把一年来发生的事告诉了他。得知姜篱南成了慕府的女主人,他万分懊恼以为是慕白殇逼的她。

姜篱南淡淡的说了句:“没有,我是自愿的。虽然没有嫁给自己心爱之人,不过他也在我困难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家。我们也算是各取所需吧!”

姜篱南简单的给程广一介绍了下她和慕白殇的成亲。她和慕白殇的相识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祖上积德。

拒外公说,她们白家祖上曾与慕白殇的祖先有恩,之后慕家祖先还给了白家一块灵石作为信物,只要白家有求与慕家,慕家便会鼎力相助。但白家祖先救人不是为了图什么回报,灵石从便一直没有用上,时间久了留下来的白家人都不知道了灵石的用法。

而且自那之后白家便一路顺风顺水,无论是官运还是商运都出奇的好。也没有什么需要用到灵石的地方。

可是到了姜篱南外公时老将军这一辈,慕白殇找到了时老将军,希望能把灵石要回去,但是对白家的承诺不会变。原本以为这只是祖上人的一个传说,没想到真的会有慕家人找过来。本来这块灵石放在白家也只是一个摆设,于是便把灵石归还给了慕白殇。慕白殇问时老将军可有需要他完成的心愿,时老将军当时说他年纪也大了,早晚有一天会撒手人寰,只是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他的女儿和孙女。

慕白殇拿到灵石后便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后时老将军却惨遭人暗算,惨死在狱中,就在时老将军去世后,时千凌也去世了。他找到了被赶出家门的姜篱南并把她接回了慕府,还与她在时老将军坟前成了亲,本来说要宴请宾客的时候,却稀里糊涂的有了喜,此事便不了了之。

姜篱南详细说了下娘亲和外公的死,还有自己被姜府赶了出来。

其实对于娘亲和外公的死她也不知道更多的细节,她不关注朝政之事,只知道外公被人冤枉入狱,不久之后便在狱中遭人暗杀。

娘亲在知道外公去世的消息后,突然就暴毙而亡。

而自己在娘亲去世不久后被爹爹赶出了姜府,她被赶出去的时候只听到爹爹说她不是姜家的亲生女儿,她娘在外边偷野男人。

程广一在听到这些后一气之下的差点把桌子掀了,大骂姜峰刍老年糊涂,怎么会相信姜篱南不是她亲生女儿这种鬼话。

姜篱南把梅姨告诉她的那些事告诉了程广一,姜篱南原本还想让他派手下的人去跟踪张成,他听了后自告奋勇的说要自己亲自去。正好这段时间他刚班师回朝,当年圣上念他近日奔波之苦,便许了他月余的假。

姜篱南引着面前的程广一来到了慕府后院的一座凉亭的石凳旁:“一一哥坐,姜府可有动静?”

一一听起来有点女孩的名字,因为程广一小时长得唇红齿白,很瘦弱即使比姜篱南大了两岁但是却和她一样高,所以她给程广一起的小外号叫小一一。

长大后被时千凌批评,说广一是哥哥,小时候这么叫叫也就算了,长大后要叫哥,所以她就在一一后边加了一个哥,就变成了一一哥。姜篱南发现自从自己叫程广一哥哥后,他更宠自己了,于是便从最开始的不情愿变成了相当情愿。

程广一坐下后继续道:“不曾,张成进府后,便一直呆在房里没有出来,姜思楚与江氏在前厅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便回了厢房。也没有再出来。”

姜美伢急忙站起来道:“姜思楚把这件事告诉江氏了?”

程广一:“应该未曾,怕离的太近暴露行踪,所以我不曾听到她们在讲什么,不过江氏并末表现出来太过激烈的情绪。待姜思楚回到厢房后,也不曾召见张成和张管家。”

姜美伢疑惑了的坐下:“姜思楚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江氏呢?难道她甘愿吃这个哑巴亏?虽然临安城民风开放,但是这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小姐,你说姜思楚到底在想什么啊?”

姜篱南:“也许不是姜思楚不说,而是不能说。我猜她可能知道即使说了,江氏也不会去处罚张管家还有张成。”

姜美伢紧皱着眉,用手抓了抓额前的头发:“为什么?难道江氏还会包庇张家父子吗?”

程广一接道:“也许是有动不了的理由。”

姜篱南:“就像梅姨说的,张管家帮助江氏坐上了姜夫人的位置,而这个动不了的理由或许和江氏坐上姜夫的位置有关系。据梅姨所说娘亲去世的时候张管家就在身边。所以我怀疑娘亲的死和张管家脱不了关系。”

姜篱南说完程广一和姜美伢一阵恶寒,张管家从姜篱南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姜府,虽跟她谈不上有多亲近,但是一直以来姜峰刍都把他当做心腹,从末想过他会背叛姜峰刍还与白夫人的死有关联。

程广一:“南儿,你可有计策?”

姜篱南:“恩,我想把张成拉拢过来。”

程广一想了一下:“恩,此计可行!”

姜篱南:“那我知情者的身份,给张成写一封书信,透露出姜思楚要杀人灭口。”

程广一:“好,那我想办法把它送到张成手上。”

姜美伢看着二人你来我往的就把事情敲定了,顿时急了:“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了?张成为什么来投奔我们啊?”

姜篱南兴奋的拍了拍程广一的肩膀:“还是一一哥了解我啊。”

程广一冲姜美伢解释道:“张成虽然冲动下轻薄了姜思楚,但是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敢这么做,就说明他多少知道一点张管家手里有江氏不能动他的把柄。但姜思楚决不可能吃这个哑巴亏,所以即使江氏不出面,姜思楚也不会放过张成的。张成如今在堵姜思楚不敢把此事告知第三人。假如我们这个时候给张成写了一封信,并告诉他,伪装成知情者,透露出姜思楚要杀人灭口。这时候我们再给成张抛去一个橄榄枝,还怕他不上勾吗?”

姜美伢听完连拍了好几次手,嘴里不停得说着:“你们太厉害了!”

姜篱南:“在这之前,我们也要让姜思楚真的有所行动,这样显得更逼真。”

程广一思考了下:“那就让姜思楚以为张成已经开始肆无忌惮,再次要约她出门。”

姜篱南:“好,就这么办。美伢帮我把几本书还有一把剪刀过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