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象牙塔 第六章 放纵(1 / 2)

加入书签

放纵

神元时代的秩序是畸形的。没觉醒的人们无时无刻都在恐惧着自己变成疯人,失去宝贵的记忆。而那些幸运保留了记忆的神力者们则沉浸在进化与力量的漩涡中难以自拔。。。

……

再次踏足交易区,李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两个小时前刚刚经历了希望破灭和濒临死亡,而现在他正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不知何去何从。“呵~”李智在阳光下自嘲一笑。

无聊地逛着街,一家店铺吸引了李智的目光。“铁匠铺?有意思。”李智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身着围裙的健壮大汉在火炉旁打铁的画面。

“也许该买条腿~”李智喃喃自语地进了铁匠铺。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小帅哥需要些什么?”没有想象之中的大汉和火炉,整洁明亮的店内只有一名身穿西装的美女。

“呃~你好,姐姐。你这能制作义肢吗?”李智有些尴尬,他找不到一点铁匠铺的氛围。

“当然,定制用具是我们的主营业务。请问您的预算是多少?”西装美女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

“嗯~两颗白晶以内吧。”李智犹豫了一下,不想在美女面前太掉面子。他原本的预算是不超过一白晶。

“好的,请您上二楼。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会根据您的要求来定制用具。”西装美女如李智所愿,在听到两白晶的预算后双眼一亮。

一瘸一拐地爬着楼梯,美女姐姐没有跟随让李智有些失望。

来到二楼,入目的是一条简单的走廊。走廊中有三扇门,分别写着:武器,防具,其他。

李智按照美女姐姐的告知走进了写着“其他”的那扇门。门内是个不到30平米的房间,有些像旧时代的银行柜台。

李智坐到柜台前的椅子上,按下了面前的按钮。。。十分钟后,在李智第三次按下按钮时,一个男人从柜台另一面匆匆赶来。

李智终于得偿所愿,面前的男人身着围裙满头大汗,是标准的铁匠造型。

“呼~你好。我的工名是铁牛,是店里的二级工匠。呼~请问要打造什么?”铁牛气喘吁吁地问到。

听到这毫无违和感的名字,李智嘴角一抽。“你好,叔叔。我需要一条义肢,左小腿。”李智站起身来,给铁牛展示了自己的左腿。

“好的,没问题。请问你对义肢有什么要求吗?”铁牛看着李智的左腿,并未表示惊奇。

“嗯~轻便,牢固。”李智微微思索。

“就这些?好,材料方面我们有灰晶级别,白晶级别和绿晶级别,你需要哪种?”铁牛已经做好了被要求淹没的准备。毕竟是义肢,要求多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没想到李智的条件如此简单,让他有些莫名的失落。

“白晶级别的。价格不会太贵吧?”虽然李智现在还算富裕,但他并不打算为一条假腿太过破费。

“只是一条小腿的义肢,加上制造过程的损耗,最后也就一白晶左右。对白晶级别的武器和防具来说已经很便宜了。如果你确定制作的话请让我测量一下你双腿的数据。”铁牛报出了让李智接受的价格。

“好,制作。呃~我突然想起个小要求,希望你能帮我加上。”李智起身的瞬间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对着铁牛腼腆一笑……

李智拿着铁牛写的凭证回到一楼,在西装美女那交付了六灰晶的押金,约定好两天后来取货,李智离开了铁匠铺。

漫无目的地游走在交易区,李智不小心来到了那家“黑店”附近。心底暗呼晦气,李智本打算赶紧离开,却被一个青年吸引住了脚步。

阳光明媚的上午,正是交易区人最多的时候。一个青年手持匕首大步来到了“黑店”门前。青年鼻青脸肿,浑身衣服破破烂烂。

“草!老死胖子!你不得好死!啊~!”青年气沉丹田,喊声震天。随后他高高举起匕首,一鼓作气地插向了自己的心窝。青年带着一丝解脱,躺倒在“黑店”的门口,温热的鲜血染红了地面。他终于逃离了这草蛋的世界。。。

站在角落的李智被喊声震得脑袋嗡嗡作响,惊得目瞪口呆。

“干!又是被老鬼黑了的废物!这个月第几个了?”李智附近的一个小贩愤愤不平地开口。

“老板,刚才这事不是第一次?”李智靠了过来,这是个卖饰品的摊位。

小贩上下扫视了李智后,并未回答。他故意移开视线,大声吆喝起生意。“来!瞧一瞧!看一看!戒指项链,耳环耳钉。各种饰品应有尽有嘞!保质保量!真金白银!各位客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老板,这对耳钉怎么卖?”李智先是无语凝噎,随后懂了小贩的暗示。

“哟,这位老弟。这对耳钉可是钻石的,在旧时代可是天价。现在只要一灰晶!刚才这事不新鲜了,每个月总有一两个,死的花样多着呢。”小贩一看客人上道,立马来了精神。

“我才来基地不久,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你和我详细说说,这耳钉我就买了。”李智看着这对深蓝色的钻石耳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确实有些爱不释手。

“好嘞,这事得从那家店说起。那可是个名副其实的黑店,老板是个胖老头。他胖得那么圆,猜也能猜到他是个大人物了!我们都叫他老鬼。他的店是杂货店和当铺的性质,啥都有。他专门黑那些没能力又没后台的新人。新人不反抗还好,如果反抗,那可就完了。一顿毒打然后搜光是肯定的,还要被游街。大家都得给他面子,被游街的新人等于在交易区被拉入了黑名单,没人敢和他买卖。反正是些没钱没势的新人,所以大家也不亏什么。那些被游街的新人们混不下去啊,有一小部分想不开的就来黑店门口自杀。就是这么一档子事。”小贩滔滔不绝,唾沫横飞地说完了来龙去脉。

“这么可怕?那些巡逻的基地守卫不管吗?”李智问完就后悔了。因为这是明摆着的问题,如果基地管的话,自己怎么可能还看到刚才的场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