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象牙塔 第二十六章 餐桌(1 / 2)

加入书签

餐桌

“咔~”防盗门在并不愉快的气息下被打开。韩依依率先迈进了家门,李智紧随其后。

客厅里不曾发现林志远的身影,看来他仍在劳作还未归回。

李智疲倦地把自己扔进沙发,用余光追随着韩依依向主卧走去。

随着视线被墙体遮挡,李智偏转回头颅,将整张脸埋进了松软的沙发垫。

他的耳朵微动,满足着自己的好奇心。原来韩依依是在向韩丫丫汇报巡逻所得,并且着重地诉说着一些身体状况不太良好的神力动物。李智不算费神地就猜测出,这几只动物今晚的结局不会太美好。

例行公事完毕,韩依依乖巧地退出卧室,轻轻带上了房门。按照惯例,韩丫丫还得再睡个回笼觉,而她的姐夫用亲身经历告诉过她,这个回笼觉非常非常不能被打扰!

“呼~”深呼一口气后,韩依依自然地将目光转向了李智。看着对方颓废地在沙发上压出人形轮廓,她陷入了恍惚。只是见到这样的场景,谁又能想到他刚才所做的事呢?

“唉~”同样疲倦的韩依依决定向李智学习,她将自己也卷进了一旁的单人沙发内。

安宁的氛围,昏暗的光亮。二人悄悄地蠕动着各自的筋骨,舒适地彻底放松下来。相信不需要多久,两人就可以安然入睡。

......

“咔~”“我回来啦!看看我今天带回了什么!是香甜可口的土豆哦~!”林志远发出着“刺耳”的声音,趾高气昂地归来。

李智就像没听到一样,依旧保持着爬伏的姿势。但可以看到,他的脸陷得更深了,仿佛想要把两侧的耳朵也一起埋进沙发。

不同于李智,韩依依的反应异常激烈。她直接抄起李智夜晚睡觉用的枕头,砸向了林志远。。。

“诶哟~”毫无防备的林志远简简单单地中了招。

......

安静被污染,晚餐时间即将到来。

煎土豆片,炒土豆丝,烹囫囵个土豆,炸土豆条。土豆四样搭配着煮玉米。四人清空茶几,开始了晚饭。

李智迷糊地望着面前碳水化合物+碳水化合物+碳水化合物+碳水化合物+碳水化合物的搭配,不由自主地想到,也许自己的胃口一般真的不能全怪味觉。。。

李智皱着眉,思索着。片刻后,他被分析和推论战胜。“嗯~我觉得,这个餐桌,理论上不会缺少肉类的存在。”李智严肃地直视林志远,表达了自己的倾向。

林志远咀嚼着口中的土豆,含糊不清地回道。“什莫饿思,泥想刺肉?”

“大概吧。。。很抱歉,因为味觉的原因,我的食欲一直很一般。现在看着这些,更是完全没胃口。”李智沉吟了一下,最后,在任性和礼貌之间,他倾向了前者。

李智的记性还算好,他清楚地记得对方收了他整整十三颗白晶!这是一笔绝不算少的住宿费。

林志远看着李智严肃的表情,眨了眨眼。思考片刻后,他放下了碗筷。“不好意思,李智老弟。是我考虑不周了,家里长久不来客人,我都忘记这方面的事情了。我和依依只吃素。而我老婆现在又只喜欢生肉,晚上会自己犒劳自己。一时间,确实是疏忽了。”

看着诚恳的林志远,李智陷入了纠结,他还预备好了一些话语,现在反而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结果,还没等李智纠结完,林志远继续开口了。“不过嘛~老弟啊~老哥说话直,你见谅奥~你说你也吃不出什么味道,何必在意这些?现在这个时代能保证每天都吃饱就很不错了。对吧?”林志远对着李智和善地笑着。

坐在李智身旁的韩依依微微蹙眉,本想开口。但想到黄昏时发生的场景,她默默地夹了块土豆放进嘴里。

这回,李智不再感到纠结,有些问题,如果他想在这里长住的话,确实应该明说了。

李智带着迷人的微笑环视了三人后,取下了自己的义肢。当着三人的面,他‘抽刀出鞘’。

“不是!老弟啊~你冷静!这点事不至于,老哥现在就给你弄肉去!你,你这是要干什么?!”林志远吓了一大跳,他的上身下意识后靠,稍稍远离了那把匕首。

“嗯?小子!你几个意思?”韩丫丫的竖瞳放光,一把拽过自己的妹妹,让其躲到了自己身后瑟瑟发抖。

“呃~你们误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些事情。”李智略感意外地看着三人做出反应,他摇头苦笑后,将左手五指伸直按在了茶几上。

林志远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唉~吓我一跳,老弟你也真是的,要说什么就说呗。拿刀干嘛?怪让人误会的~”

躲在自己老姐身后的韩依依连忙探出头附和道。“是呀~是呀~你突然拿刀,我害怕~”

“切~白高兴了,我还以为你小子想给我找点乐子呢~说吧,什么事?”韩丫丫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下嘴唇,目中有危险的光芒一闪而逝。

“呵~不好意思,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李智微眯双眼,自嘲一笑。

随后,在林志远三人突然收缩的瞳孔中,李智右手握‘刀’狠狠地插下,贯穿了自己的左手。“哧~!”

血液汩汩流淌,染红了餐桌。

结束了自己既快速又精准还狠辣的动作,李智没再去看自己的手,他平静地望着三人。“其实,除了味觉之外,我的痛觉,嗅觉和触觉同样糟糕。尤其是最后一个,真的让我少了很多快乐。”

见三人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李智继续开口。“准确的说,不只是快乐,而是活着的体验,我少了很多活着的感觉。我不再温暖,只有直接触碰火焰我才能感觉到热。至于寒冷,或许在被冻成冰雕之后,我就能知道了。。。现在是秋天了吧?秋风凉爽吗?我真的挺想感受一下的,不是通过自己的头发有没有突然挡住眼睛来判断,而是真正的让我的肌肤和汗毛来告诉我,风来了!”

诉说结束,李智发现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他抬起右手轻抹后才敢确认,自己哭了。。。

“呜~!”韩依依最先忍耐不住,用痛哭开始发泄自己的情绪。“呜~太,嗯~可,呜~怜,嗯~啦!哇~~~”她一边抽泣一边表达着什么。

“。。。”韩丫丫呲着牙,紧着鼻。她很烦躁,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感觉让她想咬人。

“李智兄弟,我。。。这样,听老哥的,咱先止血!”林志远很乱,还好茶几上滴落的鲜血提醒了他,现在应该先做什么。

他的手略带颤抖地上前握住‘刀’,轻轻发力,没拔起来。。。

李智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林志远,给了个鼓励的微笑。“放心,老哥,没事。”

“呼~”林志远深吸一口气,再次握住了‘刀’。就好像这把刀是插在他手上一样,他横下心,一咬牙,猛然发力!“嚯~!”这回是用力过猛,林志远带着‘刀’倚在了沙发靠背上。

看着林志远双手握住自己的左手亮起了白色光芒,李智感到了莫名的怪异。“呃~话说回来,我希望餐桌上有肉的真正原因并不是我想吃。我其实只是想通过‘我在吃着美味的食物’这一行为来提醒自己,我还是一个真正的人。虽然说,我确实吃不出味道。呵~你们理解吗?”在这顿晚餐上,自嘲的笑容好像和李智发生了捆绑。

“好的!没问题!你放心,老弟,交给我老婆吧!以后保证顿顿有肉!”林志远擦了擦已经滑落至侧脸的汗水,信誓旦旦地打着包票。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