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资质检测(1 / 2)

加入书签

在陈水玄将系统的每一个界面都弄清楚后,屋外已经传来了鸡鸣声,他穿起衣服,在餐桌上和家人一起吃早餐,吃完早餐,他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修道学院进行新生入门选班的第一关——资质检测!

在足足百多米的巨大岩石训练场上,少年少女伫立其中,阵阵喧哗声,冲天而起。

在训练场中,立着巨大的测验黑石碑,这种测验碑,除了修道学院拥有之外,也只有一些有实力的家族才有资格配备,价值不菲,黑石碑之旁,有着数位导师在一旁说明是什么资质。

训练场左边的高台上,坐立着修道学院中的一些内部人士,在高台中央地带,是副院长紫裂空和两位长老。

场内,那些即将等待着被审判的少年少女们,正忐忑站立,一些平时表现优秀的,脸上倒并未有多少紧张,而一些天赋一般或者低下的,则是一脸彷徨与忐忑。

“姓陈的,时间已经快到了,你儿子上个厕所怎么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到训练场来啊?”中年男子身旁,一位中年女子皱眉问道。

中年斜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时候未到,急什么?你怎么连这点耐心都没有?”

被中年男人噎了一口,中年女子脸色略微有些难看,阴测测的冷哼道:“就算你给他拍买了天灵液,也不可能让他在这里大放光彩!你别期待什么奇迹发生了。”

听到中年女子的话,中年男子脸色不是很好看,因为他现在也正烦躁着呢,这女人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当中年男子打算回斥之时,只见黑石碑发出极其刺眼的土黄色亮光,碑上写着极品地灵根,场上骚乱了起来。

“天啊,这是极品地灵根!”黑石碑旁的导师们惊讶的喊道,碑前的少年嘴角微微上扬,对自己的测试结果很是满意。

中年女子骄傲的对中年男子说:“看,这是我赵家赵山的儿子赵焱,天才的儿子还是天才。”

高台上,副院长和长老们用欣赏的目光望去,陈长老和王长老差点因为这位少年打起来,

“老王,这小子是我先看上的,我看上的弟子就是我的弟子”陈长老道。“呵呵,老陈,你还是那么霸道,你说这小子是你的弟子就是你的?”老王抠着鼻子不屑的回答道。“你找死!”陈长老大怒,催动灵力想要攻击王长老。“够了。”一旁的紫裂空副院长脸色有点难看,散发着化神初期的恐怖气息怒斥道,两位长老互相瞪了一眼对方哼了一声。“两位长老不必为了舍子大打出手,待会我带舍子自己来选择二位其中一位拜师”赵山笑道。

远处广场尽头的小路之上,一个少年,正吃着路边摊卖的馄饨缓缓而来,从容的步伐,似乎并未因为今天的重要日子而有所急促。

赵焱测出极品地灵根后,下了测试台,有一位少女随即上了测试台,走到石碑前测试,石碑发出比上一次更为刺眼的白光,原本吵闹的训练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天啊,这,这,这是天灵根!!!”一位新生尖叫的喊道,站在一旁的导师都看傻了,不过很快的清醒过来,一位导师跟这位少女说道:“恭喜你,你是修道学院这几年年里的唯一一个天灵根哦。”少女笑开了花,骄傲的说:“本小姐天生就是人中龙凤,测试出天灵根也是必然的。”

中年女子骄傲的对中年男子说道:“看来我赵家又多了一位天才了。”

“刚刚那个小子给你了,这个女孩必须是我的弟子”陈长老笑着说。“不不不,老陈,刚刚那小子必须是你的,我就勉为其难的把这个女孩收为弟子吧。”王长老很“大度”的笑着说。“我说这个女孩是我的弟子你没听见吗?王老头!你是不是想死!”陈长老散发出元婴后期的恐怖气息说道,“呵呵,想用武力镇压老王我,小心反被老王我镇压”王长老不甘示弱,同样散发出元婴后期的恐怖威压,两个长老的争锋导致周围的导师脸色不好看,被两位长老的恐怖威压压得快喘不出气。“够了,你们还没闹够吗?”紫裂空脸色难看,释放出化神大能的恐怖气息怒斥道。

...

一个少年吃完手中的混沌,提着空盒,纵身一跃到了测试台上,并没有因为方才的极品地灵根少年和天灵根少女的惊人天赋所影响。

“这么狂,人家天灵根都没你狂,你以为你比人家厉害?”

“就是就是,你怎么敢的啊?”

...

面对周围的议论声,少年不为所动,他根据一旁导师的指示,将手搭在了黑石碑上,往里面灌输自己的灵力,BOMM的一声,黑石碑顶冲出一道金光,只见一道金色的人影脚踏祥云冲天而起。石碑略微平静,片刻之后,金色的强光乍放!

石碑之上,硕大的金色字体,让得在场所有人的心脏都是在霎那间停止了跳动。全场鸦雀无声。满场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场中的所有人,震惊的望着石碑之上的五个大字,脸庞之上的表情,极为精彩,片刻之后,急促的呼吸,犹如风车一般,在训练场上响了起来。

测试台上瞬间出现了三道苍老的身影,少年身旁的几位导师被吓得后退一步,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清这几人什么时候上的台。少年不为所动,静静的望着几位老者,紫裂空一瞬间也出现在台上,连忙施礼道:“晚辈见过武王、东方将军、院长。”训练场上除了少年和三位老者,众人皆吸了一口冷气,连忙施大礼,“晚辈见过武王大人、东方将军大人、院长大人。”

三位老者没有理会其他人,都望着少年,一位身穿王袍,佩金带紫的老者对少年说:“拜入我的门下,你可以享受武王府一切资源。”另一位英姿勃发的老者道:“拜入我的门下,军中资源也是随你用。”最后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道:“我是修道学院的院长,知识渊博,藏书阁内更有无数法术秘籍还有古史,选我还可以在学院横着走哦。”

“恕晚辈考虑一会,晚些时日再择师,诸位前辈对晚辈这般看重,让晚辈有些受宠若惊一时半会怕是得不出结果。”少年不慌不忙的说道。

这小子倒是机灵,要是真在大庭广众下拒绝了其他两位,薄了其他两位的面子,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紫裂空心想。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又是哪里人?”英姿勃发的老者问道,“晚辈名叫陈水玄,家住皇城南部陈家。”少年道。

此时,中年男子哈哈大笑,“听见没?这是我陈家人,比你赵家的两位天赋多啦!”中年女子脸色铁青,哼了一声后便离开训练场。

...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