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两败俱伤(1 / 1)

加入书签

“雕虫小技也敢在这里班门弄斧,你这厮根本没把本城主放在眼里,吃我一招!”城主运转功法,一掌打向王傲天。

王傲天却想:“城主武功享名千载,果然非同小可。城主这掌法虽繁,功力不散,那真是千难万难。倘若教以前的我遇上了,只好燃烧生命跟他硬拼灵力,掌法是比他不过的了。”任我行酣斗良久,渐觉城主的掌法稍形缓慢,心中暗喜:“你掌法虽妙,终究年纪老了,难以持久。“当即挥剑急攻城主的手掌,城主不慌不忙卸下他挥剑的力道,一掌接一掌。

王傲天猛觉收剑时右臂微微一麻,灵力运转不怎么舒畅,不由得大惊,知道这是城主掌法的暗劲,心想:“这老头所练的易筋经内功竟如此厉害,掌力没和我身体相交,却已在克制我的灵力。“心知再斗下去,对方深厚的灵力,自己势须处于下风,眼见城主左掌拍到,一声呼喝,王傲天持剑迅捷无伦的迎了上去,拍的一声响,剑与手掌相交,两人各退了一步。

王傲天只觉对方灵力虽然柔和,却是浑厚无比,自己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竟然伤不倒他,心下更是惊讶。城主道:“今日,我便手刃叛徒!”接着右掌击将过来。

王傲天又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把剑。双手持剑应敌。两人身子一晃,王傲天觉得全身气血都是晃了一晃,当即疾退两步,陡地转身,右手中的剑刺向了城主的儿子的胸口,这一下兔起鹘落,实是谁都料想不到的奇变。

“你们打架就打架,不要打我啊!你们不要过来啊!”城主的儿子被吓得瘫坐在地板上。

眼见王傲天与城主相斗,情势渐居不利,按理说他力求自保尚且不及,哪知竟会转身去攻击对手的儿子。这一着变得太奇太快,城主身子跃起,犹似飞鸟般扑到,双掌齐出,击向王傲天的后脑,这是武学中“围魏救赵“之策,攻敌之不得不救,旨在逼得王傲天撤回刺向纨绔少爷的剑,反手用双剑向上刺。

只听得嗤嗤的破空之声,周遭剑气纵横。城主被王傲天双剑刺穿身子,他的伤口血喷不止,染红了衣襟。

噗,王傲天口吐鲜血,原来城主在他体内潜伏的数道暗劲爆发了,把他伤得不轻。

“爹!爹啊!我的亲爹啊!你不能死啊!您死了我可怎么办啊!”城主儿子抱着被两把剑刺穿胸口的城主埋头痛哭。

“咳咳,你这不孝子,你爹我还没死你就敢咒我,小心我打死你这不孝子。”城主起身坐在地板上一边运功一边咳嗽道。

“不愧是城主,能被世人称为这天下第二高手,确实有几分本事,不过我有剑神传承,遇强越强,此战反而让我颇有收获,待我伤好之后吸收完剑神传承再来灭你满门。”王傲天一只手捂着胸口,一边用另一只手擦着嘴角流的血说道。

说完,王傲天便抱着林芸芸离开了城主府,头也不回的跑路了。

“城主为何不乘机将其留下?”

“城主不杀这厮,估计是不想婚礼见血吧?”

“可此子不除后患无穷啊,还请城主三思,派人将这厮击杀。”

众人在一旁议论道。

“行了,新娘被人拐跑了,这婚礼也办不成了,诸位还是请回吧。”城主道。

...

没想到这王傲天还有点本事,倒也是个痴情种,为女人独自一人持剑杀上城主府,重创四名元婴初期高手,击败元婴中期高手,又与在元婴巅峰浸淫已久的城主两败俱伤,这实力倒有点我前世元婴期时的一半实力。

[来自林芸芸的杀意,点数增加三千八百二十点]

[来自林芸芸的愤怒,点数增加七千二百二十二点]

[来自王傲天的杀意,点数增加一万点]

[来自王傲天的杀意,点数增加一万点]

[来自王傲天的杀意,点数增加一万点]

[来自王傲天的杀意,点数增加一万点]

[来自王傲天的杀意,点数增加一万点]

...

看着王傲天满屏杀意,心想:既然你想杀我,就不怪我不客气了。陈水玄本来是想在这个时候和城主打听一下有没有见过位面传送门,离开城主府后,他念头一转,催动灵力,用神魂探知王傲天的位置,距离不远,他顺着王傲天所在的方向追了上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