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简单的生活(1 / 2)

加入书签

席辰礼点了点头,于墨染除了把自己错认为城宇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特殊情况,身体有些消瘦,席辰礼自然知道原因,若不是被自己囚禁地下室,他也不会如此虚弱。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慢慢来了,现在最好别让她再受刺激…还有一个问题我想要问你。”

萧萧郑重的对着席辰礼说道,他不知道席辰礼现在心中到底是作何打算,虽然自己并没有那个权力管他,但是作为她的心理医生,还是想要了解的更多一些。

席辰礼点了点头,他现在也正是这么做的,目前为止除了等待,他并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问萧萧有什么问题要问他。

“你希望她好起来吗?你希望她恢复记忆吗?”

萧萧对着席辰礼问出自己的疑问,失忆这个事情,并不一定是病理的问题,很有可能是病人自己选择性的忽略那些痛苦的过往,从而造成失忆。

席辰礼听了萧萧的问题之后,不由得一愣,自己什么时候不希望他好起来呢?可是,又什么时候希望他好起来了?席辰礼眉头深锁,并没有回答萧萧的问题,或许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吧,捏着钢笔的手渐渐用力,嘴角紧紧的抿着,连他自己也猜不透自己的内心了。

“好吧,你回不回答我不重要,回不回答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只能给你提个建议,如果你想要让她恢复记忆的话,就带她去之前的地方走走,或者之前的人,说不定就可以让她恢复记忆了……”

萧萧说完这番话之后,便起身离开了书房,留席辰礼一个人不坐在书桌旁思考。

“啪。”

的一声,手中的钢笔掉落在地,席辰礼低头看着,并没有拾起的打算,脑海里不停的在盘旋着,自己真的希望那个女人恢复记忆吗?萧萧住了下来。

她和于墨染两个人很投缘,或者可以说萧萧知道于墨染的一切,而于墨染却并不知道萧萧背后的事情,比如她和席辰礼有时会一起在书房,商讨关于于墨染的事情。

这天萧萧从书房出来之后,席辰礼紧跟在她身后,下楼之后,看到于墨染和小白正坐在沙发上玩游戏,席辰礼走了过去,面容变得缓和起来。

“小白,爸爸要去上班了,来亲爸爸一下。”

席辰礼带着温和的声音对着小白说道,小白立刻仰起自己的小胳膊,一把搂住席辰礼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一下,亲了一口,然后还没有松开手。

“爸爸要早些回来。”

小白奶声奶气的对着席辰礼说道,看到席辰礼点头答应他,这才松开了席辰礼的脖子。

“我去上班了,有萧萧陪着你,还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兰嫂…”

席辰礼每天上班之前都会对着于墨染说这番话,他每天白天都不在家,心里很是担心于墨染,生怕他会因为什么事情,造成身体不适,她若真是突然回忆起来的过往,自己回来之后会不会再也见不到她了?于墨染乖乖的点了点头,牵着小白的手一起送席辰礼出去,看着席辰礼上车,车子消失在路口,于墨染这才牵着小白的手转身回去家中。

此时的萧萧正站在门口看着这对母子,想起席辰礼之前,可向来都是孤身一人,冷酷,不近人情,可是它的特色一向在商场上都是杀伐果决,可是自从这个于墨染失忆了之后,席辰礼整个人全都变了。

“你知道吗?墨染,因为你它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我不得不佩服你。”

于墨染听了萧萧的话之后,心里一知半解,不明白萧萧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城宇之前就是这样的吧,他什么时候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呢?“她哪里改变了?我觉得他以前就是这样,对我很疼惜,我们感情很好,还说存到钱我们就买房子结婚。

现在我们已经有房子了,也有了小白…”

于墨染并没有追究,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转过头来看了看小白,小白正扬起小脸看着她。

萧萧心中恍然,刚才自己真是差点说错话了,赶紧对着于墨染打起了哈哈,拉着她往屋里走去。

“是是是,你们感情一向都很好,现在已经有房子了,也有了小白,接下来就是结婚了,婚纱照都已经拍了,对了,婚期定了吗!?”

萧萧回来的时候就得知于墨染和席辰礼已经拍了婚纱照,那婚期应该也不远了吧,若是结婚之后于墨染才回想起过往,到时候席辰礼会怎样做?于墨染对着萧萧摇了摇头,她和城宇还没有商量过这件事情,而且她也不着急,城宇在公司工作这么忙,于墨染不想给他任何压力,所以想等着城宇时间多了之后再做打算。

二人说着话便走进楼内,此时的小白被席辰礼养的一条德牧犬吸引过去了,这只狗平时不怎么来客厅,小白一下冲了过去。

“小心啊…”

于墨染只顾着和萧萧说话,没有留意到小白的动作,以为小白摔倒了呢,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发现兰嫂已经抢在自己之前冲过去把小白抱住了。

那条德牧犬在兰嫂的脚下,看上去非常的乖巧,它抬头看着小白好像对小白也很感兴趣。

“放心吧,于小姐,我看着他呢,您和萧萧去聊天吧,这里交给我…”

兰嫂对着于墨染说着,又伸出手拍了拍那条德牧犬的脑袋。

于墨染看到兰嫂抱着小白,她便放心了,和萧萧二人去聊天逛花园了。

花园里工匠今天没有来,于墨染看着打理的如此美丽的花园,每一次来这里心情都很舒爽,和萧萧聊着一些有趣的事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