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人生处处是红尘(1 / 2)

加入书签

至于杀手和安全机制!

则是在事情败露时,用来刺杀某主条线上的主脑,彻底斩断线索让执法部门查无可查!

负责壁虎断尾的人!通常都是经过最专业的格斗、搏击、枪械等各种训练!

传闻,那是比世界级特种部队训练还要严格的训练!训练的结果只有两个:要么生、要么死!

但毫无疑问,最终活下来的人即便放眼世界,那也属于一流水准!

除此之外无论哪一种人,她们都还有着很多其它的功用!不过,最终目的皆是以财团利益为前提……

因此,即便洪爷真将那些美女送给皮甲男,他也不敢收!

说不定,前一秒两人还在做着羞羞不可描述的事,下一秒,女子的刀便已经刺入他的心脏!

冷血麻木,不掺杂情感,是她们统一的特性!

为何会这样没人知道,就如同没人知道她们在洪荒集团里经历过怎样非人的折磨,但当她们再次回到外面的世界,全都会变得如同冷血机器般听话……

而那名领头的黑衣女子,名叫柳若汐,是洪荒集团旗下的艺人!

本来只要红火了,便难逃被送出去的命运,但她自愿进入地狱,参加一场场生与死的磨练!为期五年的特别训练!

很幸运,也可以说侥幸,或许这也是一种不幸!

她从地狱里爬了回来,她向集团背后的那些人证明了自己,证明她对洪荒集团还有着其它的价值!

因此,她被留了下来,而公司对外声称,她只是参加秘密深造,阔别五年再次复出……!

此时,七人车里,几名女子小声说道:“柳姐,你说我们……”

似乎知道她们想说什么,黑衣女子打断她们,“别说了!这次我就当没听见,你们小心祸从口出!”

黑暗里生活久了,哪怕一丝微弱的亮光,也能让她们欣喜若狂,哪怕那只是发光的萤火虫,她们也想要抓住它,借着它的光亮,逃离黑暗的掌控!

但柳若汐进过地狱,到达过黑暗的深处,见过洪荒集团背后的恐怖!

发光的萤火虫终究只是只虫子,伸手就能捏死!这根本不足以救她们离开黑暗,这也是她当时能瞬间平复心情的原因。

虽有悸动,但面对现实,瞬间就会被击溃……

车子一路行驶,几人来到仓木市山海大厦停了下来!

山海大厦!一栋有着两百多层的高楼,从修建到完工,仅仅用了六年的时间!

刚开始,人们还以为洪荒的洪爷是要向童天海挑战!但或许因为各自经营区域不同,碰撞并未发生!

现如今,洪荒的山海大厦与童氏的天海中心,就像两位身披金甲的金甲武士,守护着仓木市!

山海大厦,董事长办公室,先前的柳若汐来到办公桌旁,很有规律的扭动几下桌面上的地球仪!

只见,左侧的书架~呼啦~几声打开,书架的两段,有个扫描仪!

走上前去,经过扫描,柳若汐面前的墙、忽然打开,露出里面的高智能电梯!

通过扫描她的眼虹膜,电梯方才打开,入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一个按钮,-18,有点像恐怖电影里通往十八层地狱的电梯!

~呼~呼~咚~,许久,电梯终于停了,黑衣女子走出电梯,灯光明亮的地下十八层,她转了几个弯,走过几条道,打开一道机械门!

里面有着无数最新型的电脑,按了个按键,显示光屏浮动闪烁!

夏日风格的画面,阳光沙滩,年近四十岁的洪振涛,穿着花裤头、红白花寸衫,躺在白色躺椅上,身边皆是些穿着五颜六色比基尼美女!

按摩的按摩,捏脚的捏脚,喂食物的喂食物……

若是细看,你会发现,其中不少都是当红的红人或是明星!

“怎么样?那小子怎么说?”

女子说:“他说让干爹您去他的地方,我想他可能是害怕不敢来!”

“他会怕??”,喝了口红酒,洪振涛笑着说道:“他不是害,他是想跟我甩脸子!怪我上次试探他!”

端着红酒晃了晃,放在眼前看了看,洪振涛说道:“2028年金融危机世界各地出现了无数黑帮,这江南道仓木市就有个黑帮老大叫黑虎,而他手下则有两匹黑马!

一匹人称癫马的疯马强,一匹是人称火驹的林火!

二人!一人靠疯、靠狠、一人靠才智、靠手段!俩人一文一武!号称仓木双马,他们各自的名号,也就是这么来的!

这火驹出卖了自己的老大,踩着他老大头往上爬,还顺手将癫马给坑进牢里!

黑虎被拖出去枪毙后,仓木市无数个小帮派开始内斗,大家都为了仓木一霸的位置,拼个你死我活!唯独这小子,独自一个人跑去海南度假去了!

黑社会乱了起来,执法部门全力镇压当时就连军队都来了!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大的社团就都被抓,小的社团也都不敢露头!

直到仓木市风平浪静!火驹这鬼小子贼贱的带人跑出来,以秋风扫落叶的手段,整合了仓木所有的势力!

还改了个绰号叫火龙驹!自己做起了仓木市的黑老大……”

“这种人,有脑子、有野心,还够阴,够狠,够拼,懂得利用执法部门来消灭那些比他强的人……”

望向光屏里悠闲享受,抽着雪茄喝着烟的洪振涛,黑衣女子恭敬的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继续跟他接触还是……!”,虽未说完,眼中的杀意已表明她的意思。

洪振涛吐着烟雾:“不急!我记得当时,癫马只是被判了六十年,现在应该还被关在仓木的赤水监狱!”

“想办法弄出来,给火驹那小子找点乐子!”

“另外,告诉癫马、他和他老大的事,是火驹让人给捅出去的!还有我会在仓木市找个人合作,他们谁输谁死,赢的人就是我的合作对象!”

黑衣女子点头道:“我知道了!干爹!”

“对了!”,洪振涛吸了口送到嘴边的雪茄,继续道:“必要时,帮一把癫马,他虽够疯,但脑子不如火驹灵活,斗不过火驹那小子!”

黑衣女子,不解的问道:“如果是这样!我们何不直接杀了火驹,扶持癫马上位?”

手拿酒杯摇晃着,洪振涛说:“癫马虽然够狠、够疯、也够拼!但是他做事不计后果,容易招惹执法部门的注意,不适合跟我们合作!”

黑衣女子点头言道:“我明白干爹的意思了!您看中的是火驹,但是想他低头主动来找我们!”

洪振涛道:“这好的马,终究都有些脾气,想骑着它驰骋天下,那就得让他服!……火驹就像是那没有套缰绳的马王,终究还只是匹野马!即便骑上去,早晚也会将主人给踢下马?”

“我要这小子乖乖套上缰绳!这样他才能为我所用,也才能称得上是匹好的千里名驹!”

见干爹对那个火驹有着很高的评价,黑衣女子心中也是有些惊讶,疑惑的问道:“那若是火驹输了,我们怎么办?需要救他吗?”

“他不会输!”,想了下,洪振涛继续说道:“若他真输给那匹疯马,这马王我留着也没用?马群里终究会有下一任马王!……”

“我知道了!干爹!”

光幕闪动,画面消失,黑衣女子则若有所思……

“……”

——

先且回说墨语,到了交警队换了身衣服没多久,她便被交警队的龙叔给叫到办公室,接着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通训斥!

龙队办公室里,墨语双臂垂在胸前身侧,低头沉默不语,两只小手揪着衣角,听着耳边龙叔的训斥!

“你别以为不说话,这次我就会放过你……”

事因,昨晚小女警暴揍醉汉的事在朋友圈里被传开了,最后,还被人给放到了网上去!

一夜发酵酝酿,加上早上是堵车的高峰期,无数人堵在路上,没事刷个新闻看看朋友圈!

这小姑凉因为身手敏捷,六秒打倒七个醉汉,一下就火了起来!

科技发达,还不到两个小时便被人给搜了出来!等网警发现时,视频早就被转载了不知道多少次……

二人正训斥着,一名男交警忽然跑了过来!

“龙队,您出来一下!”

瞧了那人一眼,龙队边走边指了指小女警道:“等我回来,我再好好说道、说道你,不说你们,这都快反了天了!……”

见到龙队走了,小女警拍了拍鼓鼓的小胸脯,暗自松了口气!

瞧见,电脑光屏上、正播放着皮甲男最后起来的那一瞬间,“你最好别让我看见!”,她咬牙启齿的说着。

“……”

良久,龙队回来了,站在办公室门口,“别杵在那了!自己惹的事自己去解决!”

带着疑惑,小女警来到楼下,却看见,皮甲男正和一胖子吵架来着!

这一询问,方才知晓,皮甲男本来是准备再来一次,不想,遭到交警拦下,急中生智,他转口说胖子开车把他给擦伤了,两人直接当着交警队门口闹了起来!

明摆着没事找事!龙队没得办法只能叫小女警自己来解决!

见到皮甲男,小女警那是满脸的笑容,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微笑!心中暗道: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不能怪我…噢!

皮甲男听见小女警想要领自己去没人的地方,偷偷的回过头朝胖子使了使眼色!

T恤衫胖子眼看着被领走的皮甲男还朝他使眼色,一双肉肉的手直糊在脸上,一副不忍看下去的模样!

恋爱使人变傻!老大这还没恋爱呢,怎么就开始变傻缺了?这么明摆着的事……唉……!

小女警领着皮甲男到了个没人的地方,朝着皮甲男嘿嘿笑了笑,皮甲男也跟着笑了!

刚想说话,可话还没出口,小女警粉嫩的小拳头就跟他来了个亲密接触,乒乒乓乓,一阵狠揍猛踹,打的皮甲男只能弯腰抱头!

良久,小女警拍拍手,以浪费警力的理由,将皮甲男和胖子给带到了拘留室!

拘留室里,关了好几个没处理的人,沈奕便是其中之一!

“你怎么还在?”,见被关了一夜的沈奕,小女警奇怪的问道:“你昨天不是应该走了吗?”

铁笼里,沈奕瞧了眼小女警身边的皮甲男和那胖子,收回目光,“不是说十五天吗?”

“一般视情况而定!你是初犯,又不严重,交了钱!警告几句,当天就会放人!我们还是很开明…滴!“

小女警满脸狐疑道:“他们没跟你说吗?不对呀!昨天应该有人通知让人来接你了呀!”

看来还是我太天真!心里想着沈奕道:“其实,我就是想你了,舍不得走!特地在这等你呢!”

小女警笑着皱了皱鼻子,“你留着骗鬼去吧!”

趴在铁框架上,沈奕道:我是那种骗人的人吗?你看!我人不是还在这呢吗?”

“对了!说到这我想起来了!有件事我必须跟你们提一下意见!”

“你们这蚊子吧!有点多,昨晚我一个一个喂,喂饱了他们,把我自己给喂贫血了!”

说着,沈奕道:“哎哟!不行了不行了!刚还说呢,现在头就晕了!气不管、我需要人工呼吸……”

一旁的皮甲男还未说话,T恤衫胖子就已经出言挤兑道:“切!你这哪里是贫血啊!你这是贫嘴,要气,我可以给你点气……你要不……!”

小女警回头瞧了眼胖子,上下瞧了瞧,煞有其事的说道:“你这肉厚血多喂上三五七个月也不贫血,放心的喂!喂不饱我不给你饭吃!”

“噗嗤~哈哈哈哈哈……”

周围听到的人都笑了起来!

“火哥!嫂……”,T恤衫胖子话未出口,见小女警撇眼瞪着他,胖子硬生生把话给咽了下去!

老大现在怂的都已经不顶用,说不定兄弟这边让人揍了,他那边还能拍着手叫好!

吞了吞口水,T恤衫胖子脑子飞速转动,“嫂、嫂…,扫地,我帮你们把地扫干净了、没蚊子!…嘿嘿…”

“……”

事后,小女警将皮甲男与胖子关了进去,帮沈奕通知了他的朋友来帮他办手续……

三剑客游戏工作室!如今的这里早已经不止原来的三个人,游戏工作室也不是摆着一台台电脑,靠墙的四周摆满了各式的游戏舱!

接到通知,三剑客之一的贺大山指着刚来送餐的外卖小哥!“哎!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上舱帮我看着点,我们公会正在打架呢,等我回来,给你结账,再给你个五星好评……”

一连串的话语,没给外卖小哥说话的机会,贺大山就已经走了!

瞧着贺大山消失的门口,外卖小哥轻叹一声!“唉!我甘于寂寞,只求能平平淡淡送个外卖、可人生啊!咋就…这么难……?”

谁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你若是高人、人生处处是红尘!

思定,外卖小哥踏入游戏舱,登录贺大山的游戏账号!入了游戏,接过公会联盟、盟主之位!

望向远方沙漠,那有座类似中世纪模样的古老城堡,城堡上,数千人影闪动!

漫天飞舞的黄沙,滚滚而来!宛若黄河奔涌!这让他不由得想起那首诗:滚滚黄沙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见此!外卖小哥骑着逐日追风沙沙里飞,手持开天裂地大宝剑,身穿赤金黑甲龙晶铠!

手中大宝剑高举,一声怒吼,数个公会联盟、三千余人,尽皆踏着滚滚黄沙决然而去,众人狂奔呐喊,杀气腾腾,冲向荒漠中那座宏伟的城堡杀了过去。

然而没人知道,游戏内测“金银铜铁”四神大话之一“浪子银狐”!正在以这样的方式回归神位……

“……”

远在仓木市远郊的一座别墅,张希成躺在真皮沙发上,怀抱性感靓丽的女子,看着电视上的游戏直播!

一位男主播在那介绍道:“现在我们可以看见!画面中战斗双方是《烽火大联盟》里鼎鼎有名的三剑客大联盟公会,以及以凶残出名的暴卷狂沙大联盟公会!”

“现在双方已经集结了各自公会的盟友前来助阵!这可以算得是《烽火大联盟》这款游戏从开服到现,有史以来最为精彩的一战啊!”

“为此我们还特别邀请到,网络红人、著名的游戏主播:桃之夭夭的陶夭夭小姐姐为我们解说……”

画面一转,女子挥着手自我介绍道:“哈喽!大家好!”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陶夭夭就是我,我就是陶夭夭!”

“很高兴在这里为大家解说!其实一直以来!大家也都知道,我本身呢就是个游戏迷……”

“而《烽火大联盟》这款游戏!其实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游戏,而且我悄悄告诉大家个秘密哟!我一直都有在偷偷的玩这款游戏呢!……”

男主主播接话道:“哦……原来我们的陶夭夭小姐姐也一直在玩《烽火大联盟》……!”

女子点头:“嗯!是的……”

男主持:“那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这个荣幸,请陶夭夭小姐姐跟我们大家分享下您的游戏经验呢……?”

“……”

身穿黑色西装,白寸衫,戴着墨镜的男子走到张希成的身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