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慈母噬子 第四十七章 不速之客(1 / 2)

加入书签

“说的这么好,你们应该在种着卖吧?”明侠先喝了一点,抿抿嘴,觉得味道还不错,也学着里正一口干了!

“不行不行,”里正连连摇手,“这些和神树一样,都是大山赐予的,轻易动不得。”

“也就是说,这种草也生长在大山里,和桐树是在同一个地方!?”玉冰放下水杯,轻轻地道。

“对,虽然生长在这里,可是轻易得不到。那地方邪的很,每次去十几个人,最后都只有一两个回来,回来后还会昏迷好久。”里正说到这里,小心地关上房门,回到原位坐下继续着,“都说这是山精鬼怪变的,带阳气的人不应该拿。”

“我可是对这地方越来越有兴趣了!”常笑听到这里,也被他彻底勾起了好奇心。

“对了,你们这里有个小世子失踪了。不知道你晓得些什么吗?”明侠见几人越扯越远,见缝插针地提醒着。

“小世子谁不知道啊!?”里正一下子就了然,“原来你们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那你们都是官家人了?”

“明侠,晚秋,”明侠还没等玉冰开口,已经抢先回到,“我二人奉命前来拜会县太爷。”

“哟!你们还是县太爷的贵客啊!?”里正媳妇手里端了两盘菜,进门后在桌子上放下,“我们这里离县衙至少也有七八里地,山里面大虫多,明天让当家的在村里给你们找几个年轻人同行,人多,大虫不敢来。”

“就按媳妇说的办!”里正口里应着,人已经对玉冰他们告罪后出门去了。

随着玉冰几人闲谈,时间流逝。

“这老头,怎么还不回来?菜都齐了!”端着最后一份汤进来,里正媳妇见丈夫还没回来,不由得埋怨了几句。“不行,我的去看看!”放下汤,她伸手在腰间的围裙上擦擦,“你们先坐会,如果饿了就先吃,别客气,不用管我们。我的去瞧瞧他跑哪儿去了!”说着顺手解下围裙,往板凳上一放,急忙往院子外跑去……

“这里正大人可真热情!”常笑放下竹杯,喃喃自语着。

“不对!”玉冰似乎想到了什么,到了唇边的竹杯一顿,“开心你是在家里遇到的他?还是在路上?”

“在路上遇见的!”开心不明白,“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

“你家里来客人了会怎么做?”

“当然是请坐倒茶啊?”开心疑惑地看向玉冰,“他不正是这样做的吗?这不挺正常的吗?”

“不,难道你们没注意?他先带我们到院子里,并没有立刻进屋,而是得到了女主人的许可才带我们进来的!”玉冰轻轻转动着竹杯,分析着,“如果他就是这家的男主人,为什么非要征得女人的同意才能带进屋?而不是自己直接带进去?”

“这有什么区别?”明侠听了半天,才插嘴,“只说明这男的怕媳妇呗!”

“不,不光这个,还有!”玉冰放下竹杯,“如果她真是这家的女主人,应该对所有房间都很熟悉,闭着眼睛也能进退自如。那她怎么会端着菜走到隔壁屋里,见走错了才返回来?”

“还有这种事?”常笑紧了紧手里的剑,“我太大意了!”

“我怎么没发现?”晚秋再次端起竹杯,正打算喝一口,听见玉冰如此说立刻把它丢到桌子上,“算了!不喝,谁知道他有没有在水里加什么别的佐料!”

“就算有其他佐料,你也已经喝了这么久了!”开心翻翻白眼,“早就把什么都喝进肚子里了!”

“你,”晚秋一对上开心,永远都是针尖对麦芒,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现在怎么办?”常笑站在玉冰身边,随时戒备着。“还继续等吗?”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明侠把银枪抄在手里,“走!找他去!”

话音未落,院子里就传来一阵打斗声……

几人对视,无声地点点头后,转头吹熄离自己最近的烛火,一起悄悄朝门口摸去……

从门缝里往外看:

两个黑衣人在院子里打的不亦乐乎!一人使刀,一人耍折扇。你来我往,交手的余波碰什么拆什么,不一会儿整齐的院子就被拆的七零八落!没有一件完整的东西。

“冰姐,咱们帮哪边?”开心凑到玉冰身边,悄悄问道。

“先看看再说!”玉冰看着外面的打斗场面,始终觉得其中一个人的身影异常熟悉。

就在她打算出手时,另一个黑衣人,似乎发现了她们几人的存在。几个狠招暂时阻止住他的对手后,身形几闪之间退出院子,瞬间影入黑暗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