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难 第五十五章:夜游(1 / 2)

加入书签

芈老头一去一回一炷香的功夫,与那位儒教陪祭圣人聊正事不过半柱香,花在拉嗑打诨上时间倒是更久。

一声清脆的鸡鸣响起,这头大公鸡是戴玉岱家的,是早年间戴玉岱的父亲捕获的野鸡,好不容易豢养成家禽这才产下这头大公鸡。

这种大公鸡可不是普通的公鸡,其名为八宝鸡可以说的上是灵物了专门用来报晓,草头村毕竟只是一个村子在阴天时节没有这等灵物报时还真不知道什么时辰。

这大公鸡叫了两声,刚准备叫第三声的时候,戴雨农听得真切,声音明显不对。

当他准备前去查看的时候却芈老头这会刚好落地,一把将他拽起飞升而去。

“记住等会只管看,不要随意走动更不许胡乱摸索,遇到熟人也不要打招呼,有人叫你更不能答应!”戴雨农还是第一次见芈老头这么认真的嘱咐一件事情。

可想而知夜游这件事的确没那么简单,最起码忌讳颇多。

来到飞升城城门脚下,戴雨农早就将八宝鸡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三片叶子包屁股的金身小人这会坐在戴雨农肩膀上,老神在在。

芈老头掏出一张普普通通的黄纸符箓,是最普通的黄纸符箓。

在山上山下在这道门神通也很常见,阳间有王朝县令阴间则有阴司城隍。

芈老头口诵道门法诀,待黄纸符箓燃尽芈老头的阴神也随即出窍。

芈老头的真身拍了拍戴雨农的肩膀说道:“进去把,记得我刚才说的。”

芈老头的阴神,做那叩门状,‘咚咚咚’三声如那洪钟响彻阴阳!

飞升城那座大开的城门之间浮现一座阴阳鱼阵图,黑白转动间隐晦符文流转咔嚓作响,一股阴气扑面而来。

芈老头的阴神挥了挥袖子,散去阴风,阴阳鱼也随即消散,城内城外看似毫无变化,但戴雨农很清楚的感觉到这座飞升城明显要阳气衰竭更显阴气森森。

芈老头的阴神率先进去,站着城门内等着戴雨农。

戴雨农一步踏出,就觉得自己自己整个人身体一空!

他扭头往后看去之间城门外悬停三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不过拳头大小却仿佛有生命一般,就如同心脏一般在砰砰跳动。

戴雨农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却被芈老头的阴神一把拽住。

他猛地回过神。

“先前跟你说的都忘了?”芈老头的阴神沉声道。

阳身一花、真身一花、阴神一花,三花实则一朵。

但昨日我都不同于今日我与明日我。

阴阳神与真身自然也有略微不同。

就比如芈老头的这尊阴神神态就要阴沉许多,言行举止也要更显得不近烟火,给戴雨农感觉有点像铁匠。

一老一少一路走来,极少说话。

金身小人这会已经被芈老头的阴神捧在胸前,双臂如同一座神龛,金身小人如得法旨盘膝而坐,三片叶子包屁股的小人这会显得极为神圣不可冒犯。

“阴阳有四类关系,阴阳互体,阴阳化育,阴阳对立,阴阳同根,这里的飞升城并隶属于阴界相同又不同,对应同根和对立。阴间与阳间一样包含的是一个大世界,而不仅仅只是所谓的地府和酆都。”芈老头认真解释道。

“没有城隍的阴间城郭,拘押在这里的阴魂有怨不得报,一口怨气不出,夙愿未了死不瞑目自然无法投胎转世,更无法走出这个飞升城,甚至还会被孤魂野鬼奴役欺压,城隍爷的职责可不仅仅只是守护城池、护国安邦、调和风雨,重中之重是统辖亡魂,维护阴界秩序。”芈老头说着并已经走到了一处岔路口,温凤窝这条街就要显得平静很多,只是空巷没有灯火,毫无生气。

“没有城隍爷镇守的阴间飞升城,就是没有秩序的无法之地,生前无法安乐死后不享清平,何其苦?”

或许是因为芈老头的阴神太像猿翼山山上的铁匠,戴雨农听得认真但却不敢搭话,只是偶偶点点头。

从狭窄巷子穿过之后,芈老头的阴神停了停,口中念念有词。

那金身小人缓缓腾空而起悬停于半空之中,睁眼时金光乍现。

这一会其实他们是从小巷子里穿到了城主府附近,只是没有走大路而是躲在远处远远观望,那里亡魂百鬼无数,哭噎不止,草木凄悲!让人发憷背脊发凉。

金身小人金光闪闪,高悬于夜空中,见百鬼喊冤一双眸子落下两滴金光璀璨的泪滴。

“嘀嗒”两声,如同敲门,整座飞升城各门各户一一打开,无数亡魂从各家大大小小铺子里走出,何止百鬼夜行?

“吾乃水庸神城隍也!今奉旨夜游,宣钟鼓神立于城门,有冤者伸冤,有仇者报仇,先于记录在册,择日夜审,字纲纪严明掌五刑之法,以丽万民之罪!”

芈老头的阴神轻声呢喃一句,金身小人并大声朗读一句,其声朗朗,威严肃穆,不可冒犯,震慑一城亡魂。

一城之亡魂,哭噎身戛然而止。

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魂魄结兮天沉沉。

“起!”

芈老头沉声道,左手负后,右手做剑指向上一抬!

地上黄纸无数铺天盖地,瞬间燃尽,化作纸灰向着金身小人飞来如同蝗虫过境最后化作一席灰黑色长衫套在了小人身上。

金身小人头戴乌纱帽,身着黑色长衫不绣俗物不镶珠宝!

拳头大小的小人缓缓下落,落在芈老头阴神头顶三尺处,双手负后老气横秋!

芈老头双手掐诀,金身小人有样学样,手诀并无大道显化,只是最后芈老头言出法随,声音从金身小人嘴中吐出“散!”

戴雨农瞧见城主府门口那无数亡魂顿时化作一团团黑雾升腾而起飘荡在整座飞升城中,比较刚才的百鬼夜行倒是要安宁许多。

整座飞升城无数亡魂皆是如此!

即便此刻没有超度但也算还了阴间一片安宁。

见此场景戴雨农长舒了一口气,松了口气不在那么压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