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溟河·潘多拉魔盒18(1 / 2)

加入书签

贝尔沃旅馆·1楼大厅

窗外,雷雨声轰隆,雨丝拍打着高大的落地窗,这一夜的雷雨似乎远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铃……”

脚铃轻响,一下,一下,落在静谧的空气中。

亚瑟抬眼看了一眼默默走在前面的恺撒,开口打破了沉默:“……每一轮都会有【猎人】吗?”

“要看【法官】怎么安排了。”

恺撒一脚踢开一个横在路边的尸体,她抬头环视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大厅右上角的监控摄像头上。

那个摄像头,跟着他们的脚步,在移动。

(看来,监控室里有老鼠啊……)

恺撒淡淡一笑,举起斧头,威胁般将斧头尖端对着监控摄像头指了指。

与此同时,正坐在监控室里的科林一抬眼正对上了恺撒阴森森的眼神,他打了个冷战,忙调整屏幕,移开了监控摄像头。

看见摄像头调转了角度移开了,恺撒放下了手中的斧头,朝着大厅右侧的餐厅走去。亚瑟跟在她身后,从脚边的尸体上摸出了一把枪,趁着恺撒没注意,他忙将手枪藏了起来。

“下次你遇见猎人的时候,记得不要正面冲撞,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逃跑。”恺撒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叮嘱亚瑟。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都带着头罩?”亚瑟不解地皱眉,“他们难道也是NPC吗?但奇怪的是【法官】在宣读游戏规则的时候,并没有说明NPC也可以扮演【猎人】这样的角色。”

“猎人和你们这些囚犯有着本质的区别。”恺撒停下脚步,瞥了一眼亚瑟,“猎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具有杀戮权与豁免权,在这个世界里,猎人是几乎等同于执法者的存在。”

“……你试过攻击猎人吗?”

“……没有。”恺撒转过身,轻巧的脚步踩过冰冷的走廊,“我从不做违反游戏规则的事情。”

她的声音很轻,但却透着决绝。

这仿佛就是她一以贯之的处事方法,听从系统的安排,听从【法官】的安排,规规矩矩地在游戏规则这个大框架下扮演自己的角色,才能在这里活得长久。

她奉之为唯一的真理。

从来没有质疑过。

“……恺撒。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沉默良久,亚瑟终于问出了心中疑惑。

恺撒脚步一顿,停住了。

亚瑟看着面前这个拿着斧头的小女孩的背影,略带不安地也停下了脚步。

他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触到了恺撒的逆鳞。

但问题既然已经问出口了,就没有收回来的余地。

与其如此,不如……

“你明明有两次离开的机会不是吗,你难道不想获得无罪释放的赦免吗?”

“我说过我在找东西。”恺撒头也不回地回答。

她微微低着头,低垂的发丝遮挡住了她的侧脸,周身散发着低压。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站在餐厅巨大的玻璃屏风前,静谧的空气,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都显得格外清晰,砸落在空气中,让窗外的雷雨声,更显得嘈杂。

“……在这里还有你找不到的东西吗?”

“有。”恺撒停顿了十几秒,开口说道,“我找了很久,一直徘徊在这里,没有人能够帮我。”

这一个回答,显得有些落寞。

她像一个没有朋友的孩子,在落日后的公园里孤零零地寻找自己丢失的玩具。

没有人帮她。

亚瑟沉默了几秒,握紧了拳头,稳了稳心神,开口回答道:“……我可以帮你找。”

恺撒回过头看着他,紧抿下唇不发一言。

她打量着他,就仿佛想借此知道这句话的可信度是多少。

那双仿佛凝着血的眼眸,看着亚瑟浑身不适。

她的眼神,是冷的。

没有温度。

她的眼神,是空洞的。

就仿佛真的丢了很重要的东西。

亚瑟蹲下身,微微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小女孩。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谈话时那样。

“所以,你丢了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我丢了一个人。”

“人?”

“【威尔】。”

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也照亮了两人的侧脸。

“吼——”

正在这时,身旁的餐厅突然传来野兽怒吼的声音。

亚瑟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只感觉衣领被用力一拽,他被恺撒拉了过去,整个人摔在一边。

“轰隆——”巨大的爆破声在餐厅里响起,下一秒,两人身边的巨大玻璃屏风瞬间被震碎,一只野兽被这爆炸的冲击波撞了出来,砸在了原本亚瑟蹲着的地方,爆炸产生的黑色烟尘瞬间包围了一切。

“吼……”

浓烟滚滚,那只野兽的喉咙翻滚着低吼的声音,它摇了摇脖颈上长着的三个脑袋,用巨大的前爪扒拉着满地玻璃渣,它摇晃了一下,强有力的四肢支撑着身子,复又站了起来。

“吼……”

它低俯着最中间的脑袋,左右两边的脑袋高昂着,六只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半蹲在地上的恺撒与手足无措的亚瑟。

耳麦,传来了系统提示音——

【警告,警告,前方出现攻击型生物】

【生物名称:刻耳柏洛斯】

【目标位置:三米】

【生物等级:V-】

刻耳柏洛斯身高约1.6米,粗壮的脖颈上长着三只恶犬的脑袋,立着高尖的耳朵,每个脑袋都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咧着嘴,露出参差犬牙,白色的唾沫滴在地上,便将地砖腐蚀了一个几个小洞。它长者一条棘龙的长尾,四肢粗壮有力,肌肉轮廓分明,在背部缠绕着一只蛇,毒蛇被覆鳞片,正吐着信子,盯着恺撒。

刻耳柏洛斯对着恺撒低吼,它明显感觉到了恺撒的等级在自己之上,虽然眼神凶恶,但却没有急着进攻。

它的左前肢轻轻屈起,屈起的弧度有些奇怪,像是骨折了,右腹部也带着一个枪伤留下的弹孔,弹孔正汩汩冒血,染红了恶犬身下的地砖。

“哒、哒、哒……”从餐厅的浓烟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个黑衣男子从浓烟处走了出来,他站在玻璃屏风的碎片上,看着几步之外对着他嘶吼的恶犬,轻蔑一笑。

“真是只不好对付的野狗啊。”独眼举起了手中的步枪,“不过现在收拾掉你,我也能得到更高的分数。”

“话不要说得太满了,独眼。”

恺撒的声音在独眼身后响起,独眼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感觉后背一阵剧痛,一把斧头砍在了他的脊椎上,他咬着牙转身举枪扫射,却被恺撒用手肘压制住了枪身。刻耳柏洛斯被步枪惊动,被激惹的恶犬怒吼着躲过了步枪的扫射,前肢着地落在了亚瑟身边,未等亚瑟反应,左边的犬首一口咬住了亚瑟的手腕,将他拖进了餐厅。

刻耳柏洛斯从恺撒身旁窜了过去拖着亚瑟消失在那团还没有散去的浓烟中。

恺撒分神了两秒钟,这两秒钟让独眼看到了时机,他握住步枪的枪身反手打向恺撒的喉部,想借此将她按在地上,但恺撒先他一步反击,她松开手中的斧头,低着头躲过了独眼的攻击,左手扣住枪身,右手顺势扣住步枪的扳机,就势将步枪枪口对准了独眼右肩,瞬间开枪!

“突突突。”

独眼的右肩瞬间被打成了筛子,步枪的带子断了,独眼趔趄了几步倒在了地上。

懒得多说废话,恺撒抬枪,一枪爆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