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际遇(7)(1 / 2)

加入书签

伤优魔君只一个眼神,地上拳头大的尖锐石头便自行强塞入小男孩儿口中,划破了小男孩儿的唇舌口腔。

“唔——!”

“嘘——”伤优魔君一手抱着婴孩,一手竖起食指贴在嘴上,用说悄悄话怕被人听见似的虚声对木铃儿几乎一字一顿地说,“小声点,别吵着他。祖莲说过,孩子要静悄悄地死才不会引起众怒。”

婴孩还在“哇哇”直哭,伤优魔君抬手将他抛向高空。

襁褓在空中打转,婴孩的头肉眼可见地胀大,哭声随之先变急变大,又渐弱。

“唔!唔!”木铃儿抵抗着禁锢,瞪红了眼。

婴孩脑袋胀得如同灯笼大小,以至哭声都变得断断续续,似乎随时抽不上气。

台下传来妇孺抽泣之声,木铃儿看向他们,再看向襁褓中的孩子,又看回伤优魔君,“扑通”跪下,哽咽着伏下头颅。

“呦!可别呀!”伤优魔君托起木铃儿,“你与本君同命共生,你拜本君,不就是本君自己拜自己?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突然,天上传来“嘭”的一声,婴孩哭声戛然而止。

伤优魔君着急中带着期待,命令道:“快取了石头!”

压住小男孩儿的魔物连忙伸触手抠入孩子嘴里,一把撤出石头。

石头撑裂了小孩男儿嘴角,带出几颗和血的乳牙。

“啊——呜......”小男孩儿满脸泪痕,撕心裂肺地叫出声,“娘......娘,对不起......呜呜......我没......我没保护好弟弟,呜——”

小男孩儿的哭声顿止,一道由高处而来的魔气穿透了他的眉心。惊恨永远的停留在他小小的、不能瞑目的眼眶中。

“嘶——”伤优魔君一脸满足地深吸一口气,“呼——绝望的味道,太美妙了——”

“唔——!”

木铃儿竟挣脱了囚禁,冲他扑去。

伤优魔君直接捏住她的颌骨,贴上去,嗅着她的脸颊,赞叹着:“憎恨的味道,美味!太美味了!”

禁锢重新缠上身体,木铃儿瘫倒在地,泪水一滴一滴地滑落。

伤优魔君一个接一个的尝试新刑法。木铃儿其间晕厥数次,都被他强行唤醒。

最后一个族人失声后,伤优魔君下令撤军,渡给木铃儿一道魔气,告别道:“小美人儿,享本君的命数,可不能一点代价都没有!”

伤优魔君临走时,木铃儿还能听到他的声音:“真好看,把这小孩儿眼珠子给本君带回去收藏。”

......

黑袍木铃儿脱力,摇摇欲坠,花辛欲搀扶。

“别动!快了。”黑袍木铃儿通过镇族杖借力花辛,勉强站住,维持咒术。

余下的画面,是木铃儿披上黑袍,四处寻找传承而不得。

嗦哒秘术只有嗦哒族血脉才能修习。除此之外,天地间唯有非仙、非佛、非人、非妖、非魔、非鬼之存在可习,且极难大成。

久如木铃儿修炼万年,不过习得五六;强如少年“嗦哒王”可去佛蕊,也不过至于八九。术成至今,尚无一人修得圆满。

蓝光熄灭,花辛脑中得以清净。

秦蓁蓁观察着两人,觉得事情结束的时候,镇族杖突然剧烈颤动起来。

一缕缕白烟从杖上泛起,汇入花辛经脉。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