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戴大将军(求收藏,求推荐)(1 / 2)

加入书签

自从金东路军越过燕山府路,攻入大宋腹心之地时起,一个巨大的疑问就一直横在金军高层的心头——传说当中的大宋八十万禁军TM的在哪儿呢?

这个八十万禁军的故事在辽国可传了一百多年了,应该是真的吧?

可大金兵都打到开封府了,居然没见过大股的宋朝禁军来挡道拦路。一路上连一场正经的会战都没打过,就一下冲到了宋朝的京城外头......这事儿怎么看都蹊跷啊!

宋朝的禁军都上哪儿去了?他们是望风而逃了,还是在玩诱敌深入的把戏?

对于这个问题,金军高层也有两种不同看法,菩萨太子完颜宗翰觉得八十万禁军是有的,即便不足数,也不能轻视,八十万打个对折也有四十万啊!

那么多人怎么可能都望风而逃?都逃了找谁拿军饷物料去?大宋官家能给这帮逃兵发钱?不可能!

所以他们一定在什么地方等着和金兵决战!

以郭药师、刘彦宗为首的“知宋派”则认为宋朝的八十万禁军水分极大,实数肯定不到三十万。其中只有西军稍有野战战力,其他禁军根本没有野战能力,只能勉强把守城关。所以大金兵一路南来没有遇到敌手也很正常,不必疑神疑鬼,自己吓唬自己。

而韩常也属于“知宋派”,根本看不起大宋禁军。而且他还有依据,当年耶律大石靠着被大金天兵打得落花流水,败退到南京路苟延的几万辽军,就打得十几万北伐的宋军大败亏输......那些已经是宋朝最好的军队了!

就这等稀松的实力遇上大金的天兵,不望风而逃还能有什么活路?

所以直到二月初一之前,奉命监视大名、相州、洺州、磁州等一府三州动向的韩常,压根就不信在这一府三州地面上有人敢和自己的1000辽东汉儿军打野战。

但是现在,韩常的看法已经改变了......宋朝原来还是有能战之兵的!

现在他就呆呆的站在一处高高隆起的黄河岸堤上,望着十里开外的战场上空冲天而起的火光,听着从战场方向传来的一阵阵喧嚣嘈杂的声响,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当然知道火光冲天的地方是去大名府要钱的郭药师、刘彦宗两人带着的一万大军的营地......这是什么意思?钱没有要到,还被那个劳什子郓王赵楷的兵给打了?

不能啊!大名府的宋军在正月二十九就过了黄河,现在都二月初一了......郭药师、刘彦宗怎么还没打赢?

他们俩可领着一万常胜军和南京路汉军啊!而且还是打野战,两天还打不过大名府过来的一万多宋军?

哦,不仅没有打垮宋军,瞧着这动静,好像还给宋军压着在打!

大名府的宋军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居然可以把数量差不多的常胜军和南京路汉军压着打了?

就在韩常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一阵马蹄声传来。护在韩常身边的亲兵都紧张了起来,各自取出刀弓准备厮杀,直到三名黑衣骑士飞马而来,并张开喉咙大呼:“山河崩!”

“山河崩”是韩常在今天早上定下的口令,而辽东汉儿军的服色也是黑色,来的这三骑应该是韩常派出的远拦子。”

“大金兴!”

韩常的一个从弟,也是他的亲兵队长一边喊着对应的口令,一边飞马过去和那三骑碰头。过一会儿,那亲兵队长又飞马回来,大声对韩常道:“将主,的确是宋人围着郭留守和刘枢密的兵在打......而且宋人在战场周围撒了许多硬探游骑,不让咱的远拦子靠近。”

“入娘贼的,”韩常骂了一句,“常胜军和南京路汉军怎恁般窝囊?竟被一万多宋人围着打!”

“将主,宋人许不止一万。”韩常身边又有一人提醒道,“这几日黄河已经开始花了,咱们的远拦子过不去。而宋人则在河上搭了桥,来去自如。也许在那一万多人后面还有大军!”

“还有?”韩常吸了口凉气儿,轻轻点头,他也认同了这人的分析。

宋军那么怂,没有几倍的兵力怎么敢出兵和郭药师、刘彦宗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