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一群新娘(1 / 2)

加入书签

“啊?你在开玩笑吗?网上卖符咒的多了去了!”

张玄摇头道:“这生意做不大,你还是别想了!”

“不是,我们做熟人生意!你是真大师,我是大富豪,不是,是中富豪,我来做中间人。”

“再加之前的罗启发,这么一介绍,做高端生意,稳赚不赔的!”徐子荣笑道。

“和我做生意,看来你最近生意做的不怎么样啊!”

张玄笑道:“行啊,反正我们都住在金陵,倒是可以试试!”

和徐子荣一起回到金陵,张玄又给他制作了一批符箓,等卖完了再去分账。

最近天下大变,生意不好做,徐子荣又是才主管公司,所以他迫切的需要建立自己的关系网。

而驱鬼除魔,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尤其是现在张玄这个高人,已经出名了,更有一些人证,所以用符箓去结交富豪,就是徐子荣的计划。

回到金陵,张玄专心练功,他现在的六甲天书,已经四点五层了。

再努努力,就可以冲击第五层了,但是他还没练几天,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让他直接飞到了内蒙。

李红袖遇到了一些困难,张玄自然不会袖手旁观,飞机上,张玄忧心忡忡:

岳父李休杰实力不弱,他都解决不了,看来事情并不简单啊。

草原之上,最近也是怪事连连,一家医院接诊了一名急诊病人,严重肥胖病人、

他因为腹痛休克,被送上手术台。

奇怪的是,这个病人的胃里面,多了一个铅球!

这远远超过了食道的极限,也超出了医生们的认知,更重要的是,病人身上,其他部位完好无损!

四楼,男卫生间里面,病人石开亮肠道不好,最近在住院治疗。

蹲了3个小时,他终于舒坦了,但是,就在他取手纸的时候,却发现挡板上的卷筒纸不见了。

不见了也就算了,但是挡板里面还伸出一只人手,这只手还在不停的摸索,似乎是要抓住石开亮。

就这震惊愣神的功夫里,那只手已经抓住了石开亮,这只手温暖,指甲修理的很干净,和活人的手完全一样!

“救命!有鬼啊!”

石开亮吓的连肚子里的存货,都全部拉出来了,他根本跑不了,等其他护士过来救人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被吓死了。

这些怪事,就是李休杰和李红袖二人,来到这里的原因。

只是最近他们一五所获,感觉力不从心,李红袖和张玄诉苦,没想到张玄就直接飞了过来。

“你们没事吧!现在什么情况?”

张玄问道,李红袖刚想上前,就被李休杰拦住道:

“你个瓜怂来的还挺快,你看看,就是这些情况!”

说着李休杰拿出一沓子照片来:“这些人死状很不科学,也不合理,我们多番查找,有两个结论。”

“第一个,就是这里有什么遗迹被激发了,小空间混乱,所以这些东西,才会毫无来由的乱跑,一旦法术痕迹都找不到。”

“第二个,就是有高人在这里,他的手段我们暂时发现不了!”

张玄看着这些死者照片,的确非常的怪异,旋即道:

“你们没事就好,现在先去吃饭去,等晚上我们在行动!”

大草原上,羊肉很地道,不过,李休杰和李红袖二人显然是吃腻了,倒是点了几个蔬菜,

李红袖道:“你第一次来这,还是少吃油腻,不然水土不服,会拉肚子的!”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来,大叔,我们来喝一杯!”

张玄给李休杰敬酒,这李休杰是蜀中豪杰,酒中霸主,看不上张玄这个觊觎他女儿的小子。

“你个小娃还和我喝酒?我今天就要看看你的酒量如何!酒量不行,就是度量不行,酒品不行,就是人品不行!”

李休杰上下打量张玄,又叫了两瓶白的。

“来,喝!”

张玄自然不惧,他修行的是《六甲天书》,《神仙日用引导大法》和《金刚通灵宝剑法》,都是至阳功法,些许酒气,一运功就变成汗了。

二人从中午开始喝,喝到了下午6点,这北方天色早已经大黑,连店家都被二人的酒量给震惊了。

“别在喝了,这都两箱了!”

李红袖劝慰道,但是她的劝说明显没有用,李休杰摇头道:

“男人喝酒,你个女娃儿一边去!”

一边的吃烤肉的顾客听了,却是鄙夷不已:

两箱?就这?

我一个人都可以喝完!

两个人和这么点?

这酒量很一般啊!

但是当他看到座子下的老曲酒箱,眼中当时就充满了崇拜的光芒:

十二斤52度的白酒,两个人喝,实在是男人中的男人!

“哐当~”

李休杰在地七瓶白酒的时候倒地了,张玄这才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道:

“老板,厕所在哪?我要去放个水!”

“在后面,你跟我来!”

那店家倒是很热情,张玄放完水,运发法力,身体的酒气,就被蒸发出来。

“看来这酒是不能多喝,喝到现在,估计晚上就我一个人去寻找真相了!”

张玄摇摇头,洗了手这才出去!

刷卡,结账,背李休杰回旅店,张玄道:

“今晚你爸他醉了,你看着他,我自己出去就行!”

“我和你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李红袖摇摇头:“事情比较怪异,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张玄自然乐意,最新的一个死者,是工业园区的职工,这里比较偏僻,晚上除了工厂意外,宿舍楼那边漆黑一片。

张玄和李红袖二人,倒是没有先进去,而是和这里的保安聊起天来。

想要从这个保安的嘴里,知道这里的前世今生。

“这里邪的很!有时候的晚上,那是鬼哭狼嚎,还有千军万马,和女鬼惨叫!不少人都干不长!”

保安钱曲合,接过张玄递过来的香烟,开始讲述起来:

“所以我告诉他们,到晚上值班的时候,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许去听,更不许去看,当什么都没发生,待在保安室里,把窗帘都拉上。”

“如果碰到事情,首要就是打电话叫人,别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任何时候,都是安全第一,自己小命最重要!”

“你们不晓得,这地方以前是古战场,前些年盖厂的时候,还挖到了棺材。”

“一般的棺材里面,是死人,但是有个棺材,里面放的是一条大蟒蛇!”

“然后,这开馆的人,和挖棺材的人,当天到了晚上,就中邪,排着队,一个个就撞死在挖掘机上!”

“所以,最近厂里又死了人,我不觉得奇怪,反倒是不死人才不正常。”

“你看到没有,这是我去求来的钟馗!我就安安稳稳,一点事情都没有!”

听完这些消息,张玄心里有谱了,这才和李红袖进园区里看看。

李红袖道:“这地方是很邪,只是保安说的是这是假,还是两说!”

“不管是不是,反正这里很怪异,你听到没有,这里有脚镣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周围的阴气,也在上升!”张玄环顾四周道。

“卡~拉~,擦~啦~”

“卡~拉,擦~啦~”

时隐时现的脚镣声在路上传开,李红袖急忙拿出棺材钉出来戒备,但是,那脚链声却是消失不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