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竟出现两个阿温(1 / 1)

加入书签

阿温的这柄竹刀是离开剑气天门之时佩带出来的,跟随他游历人间已经是有段时日,此刀虽然为竹质,但却是一等一的仙界黑竹,质地要远远胜过人间所谓的神兵利刃。从其一刀就可以斩断苗天心的苗刀,便可见其一二峥嵘。但是毕竟只是材质特殊的一柄刀,并未被真正祭炼成法宝,所以此刀亦有着本身承受之极限,就比如说是先前在同洛无双的两次交手,阿温施展出了远超龙川城法则允许威力的招式,竹刀无法承受那两招刀术中蕴藏着的劲气意志,先后出现了两次裂纹。

而这一次,阿温出手的威力比之先前两刀加起来的总和还要高出一头,由此可见那修罗道的焚心一箭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倒不是说焚心本身的修为恐怖到要阿温拿出压箱底的手段与之对抗,而是焚心炼出的这一枝箭,实在是太过逆天了一些,比起那血虫还要可怕的多。

强龙卷坪,地龙翻身,剧烈的波动几乎是将两人之间的这段地面给彻底犁了个底朝天,然而即便是这样,焚心的一箭仍然是突破了封锁,迎面射向阿温的胸膛。

阿温眉头一紧,身形拔地而起,自上而下,便是一招‘力劈华山式’,此刻黑竹刀的刀体已经几乎完全化作积灰,只剩下握在阿温手中的一截刀柄加半尺的刀身。

可是力劈华山的刀罡落下的瞬间,竹刀好像重新恢复了完整,光华一闪,无坚不催的刀罡斩在了那枝散发着幽绿光芒的箭头之上,两相之间竟然僵持在了一处,刀罡无法劈退箭矢,而箭矢同样也逼不走刀罡。

“难怪你们怂恿人间那些蠢货拼命帮你们猎杀韶华织梦人,除了功德之力,你们还在搜罗织梦人的魂魄!”与那箭矢一交手,阿温便看穿了修罗道这压箱底绝活背后的恶毒。

射出这一箭的焚心看样子并不轻松,强招必自损,这一点无论是正道还是邪道都是通用的,虽然那幽魂箭是炼制出来的法宝,但是要想催发其威力,可并不是说只要简单将箭矢射出去就好了的。

稍稍喘息片刻后,焚心缓缓得朝着阿温的方向走过去,此刻的阿温一身气机好像都被那枝幽魂箭给锁死了一般,除了强硬对恃,他没有别的选择。

这就是焚心真正想要的效果,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天真的以为可以一箭就解决掉那位号称酒剑仙人的阿温,这幽魂箭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用来牵制住阿温而准备的。

而来到这里,焚心的任务只有一个,他的目光投向了阿温身后的那个漆黑的空间裂缝。

“你可想清楚了,你这么做的后果会是什么!”阿温怎么会不知道他的目的,黄泉道不惜一切也要来搏一搏这个机会,哪怕为此再折损掉一位冥帅,就如同在那韶华梦城,使用冥王噬界术的那一位一样,对于整个黄泉道,这都是值得赌一把的,如果赢了,那么韶华从此次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翻身机会。

焚心缓缓抬起手中的血弓,不过这一次从箭壶中抽箭的手明显颤抖得厉害,他轻声自语一般得说道:“刚刚一箭,直接抽走了我四成的修为,而这一箭,会将我剩下来的六成修为一并献祭,无论是对于那位无双国师,还是韶华梦城的希望之女,我觉得都已然称得上是尊敬了。”百花文学

阿温冷笑:“黄泉道的家伙,仍然是一如继往的疯,我真是不明白,你们做这些事有什么意义?”

血袍焚心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他就像是完全不心疼自己那经年累月苦苦修行积累下来的道行:“黄泉道徒从来不需要知道意义所在,道主所想,便是吾之所想,道主让做什么,吾亦从之。”

说话之间,第三枝箭矢已经搭在了弦上,焚心七窍有鲜血流溢而出,这一箭一但离弦,那么焚心的生命,便也一同献祭在了这里。

就像是那位发动冥王噬界术的冥帅一样,他们对于自己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为了道主的指示,可以毫不犹豫得放掉一切,真不知道黄泉道的这种狂热究竟源自于哪里?

“结束了,”焚心脸上已经没有半丝的血色,除了一双眸子在绽放神辉,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像是被抽离干了水份一般,快速得向内枯萎。

“是啊,结束了。”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焚心微微一怔,下意识得想要松开手中尚还没有真正拉满弦的那一箭,效果是不是完美不重要,关键是这一箭得要送出去。

不过这个机会显然是不会再有了,冰冷的一道剑光,似是一条小白蛇一般,悄悄从那把血弓的弓弦之上一抹而过,啪得一声,弓弦直接断裂,弹回的弦丝直接在焚心的面颊上划出了一条深深的血沟,只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滴鲜血从那血沟皮肉之间流淌下来。

另外半截纠缠则是抽断了焚心搭箭的三根手指,指头落在脚边,而那散发着腥红幽光的箭矢,也一并掉落,靠它最近的鲜血便是洒在了地上,也被其快速吸收了去。

焚心没有低头去看自己的断指还有箭矢,而是偏转过脑袋,原本就嘶哑的喉咙几乎失了声,他拼尽全力得问道:“你不可能摆脱得了‘寂魂一箭’。”

“是啊,我也没说我摆脱了呀?”阿温抬手指向了先前自己与那幽绿魂箭僵持的位置,那里的阿温仍然是挥刀斩箭的状态,脑袋也转了过来,看向焚心,冲他微微一笑道:“是啊,我这不是还没有摆脱吗?”

焚心先是一怔,继而眼中闪过一抹异彩:“有生之年,我居然能够亲眼见到这一幕,就以修行者的身份来说,死而无憾了。”

说完这番话,焚心的眼睛便缓缓合上,那原本还在对抗阿温的箭矢,忽然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叮得一声被阿温的刀罡斩飞了出去。

两个阿温一个提着竹刀刀把,一个倒持着一柄三尺寒光,相视对望了一眼。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