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将死之人(1 / 2)

加入书签

夜温言走了,李笑寒看着她越走越远,总算是松了口气。宝蟾也捂着脖子缓了好一会儿才算缓过来,然后赶紧上前询问:“娘娘有没有事?那夜四小姐她到底做了什么?”

李笑寒抬起双手去捂自己的脑袋,颤着声跟宝蟾说:“你快看看哀家的头是不是坏掉了?那夜温言用力按哀家的头,哀家的头好痛!”

她是真的痛,从里往外的痛,痛得她只能靠在轿椅的靠背上,一动不想动。

宝蟾伸手去拨她的头发,看来看去却看不出任何不对劲,这头上没伤,甚至连红都没红一点,就跟平时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她将这话说给李笑寒听,李笑寒绝不信:“不可能!她分明那么用力的捏哀家的头,哀家感觉头都快被她给捏碎了,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

这头,一主一仆不停地纠结头是好是坏,而夜温言一行人则已经快要走到宫门口。

应鹏年迈,身体都佝偻着,可是打从长信宫出来,夜温言就觉得他整个人都挺拔了许多。

坠儿小声说:“应老先生这是出了口恶气,心里没有以前那么堵得慌了,人也变得精神。”

可夜温言却不那样想。

人心里有放不下的事也并不是完全不好,至少他能一直想着那个仇怨,有个执念和盼头。

一旦事情放下了,这一生对他来说,便再无牵挂,甚至再没必要继续下去。

她捏了一朵花,以灵力去探应鹏。只见这人生机前所未有的旺盛,甚至堪比壮年之人。

她并没有因此欣喜,却在心里轻叹,心情愈发的沉重。

生机旺盛得反常,这不是好事,就跟后世将死之人到了医院,医生给打强心针一样。

那不是真正的旺盛,只是在药物的催化下强行提升起来的生机。而此时的应鹏虽没有借助药物,却刚刚经历了一件比药物还要管用的大事。

多年心病一朝去除,虽不至于让李笑寒死掉给他心爱的女人偿命,但是对于一位太后来说,能得今日这场羞辱,已经是他所能见识到的极限了。

所以应鹏高兴,这一高兴就催生起体内全部生机。这种生机用玄脉的说法来讲就是在燃烧寿元,把后面几年的命全部燃烧成寿元,堆积在这一刻。能够让他暂时看起来精神抖擞,生机勃勃,甚至多数人都会替他高兴,以为他心病去除,人可以一直这样好好活下去。

却不知,迅速燃烧起来的寿元很快就要用光了,就像人们常说的回光反照,最多到明日天亮,这个人就会永远的闭上眼睛,离开这世间。

夜温言有些悲伤,其实她跟应鹏也没有太深的交情,她帮他收拾李太后一回,他替她打枚珠花,再送上应家巧匠替她做事,这说起来也是一笔交易。

但毕竟人能呈现这样的状态也是她促成的,提前寿元终结跟她也有几分关系。所以她也会想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帮了应鹏还是害了应鹏,如果应鹏早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结果,他是不是还会愿意做这件事情?

心里正想着这些事,就见原本走在她前面的应鹏停住脚,转过身看她。

“夜四小姐。”年迈的人此刻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就像是才过四十还有许多寿元可耗之人。他说,“老朽想过很多种报仇的场面,却从未想过有一天想象中的场面也会成真。老朽虽然心里奇怪你这小姑娘为何会有这样的魄力,更奇怪那李太后为何会怕你怕成那个样子。但那不是我该打听的,我无意过问。大恩不言谢,老朽自知命不久矣,这辈子是报不上四小姐的恩了。下辈子吧,若是还能有下辈子,老朽还给四小姐打首饰。”

他说着话,冲着夜温言深鞠一躬,还是像在长信宫那样,把人整个折了起来。

“四小姐,咱们就此别过,若四小姐有空,就到应府去给老朽上柱香吧!”

他说这些话时,丝毫都看不出伤感和不舍,就像是要出一趟远门,在跟好友话别一般。

可是他知道,夜温言也知道,这不是出远门的话别,而是一场死别。

她亦冲着应鹏俯了俯身,“先生巧手,当得天下第一巧匠之称,今生能有幸识得先生,亦是人生一大乐事。多谢先生为我打了那枚珠花,也多谢先生借应家巧匠于我。先生放心,我夜温言行事磊落,绝不会让应家巧匠行不义之事,坏应家之名。先生,好走。”

应鹏哈哈大笑,大步走出宫门。

坠儿看了一会儿就皱眉,“奴婢怎么听着小姐跟应巧匠说的话,像是在跟死人说话?怎么还好走呢?应巧匠的话也好奇怪,听着就好像人明天就会死了,在话别。”

夜温言叹了一声,“可不就是话别么,明日穿得素静些,去应府给应先生上柱香吧!”

坠儿听得直愣,“小姐此话是当真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