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6 处刑(1 / 2)

加入书签

“海军有正规的指导舰上行动的官兵操守,基本内容包括制作绳结、甲板秩序、进舱、出舱、上舰、下舰等。”

“牙买加总督府下发过雨林作战守则,包括如何预防疟疾,辨认危险生物,驱除蚊虫,饮用水滤化,扎营、警戒以及如何处置自己的排泄物等。”

“这些都是英格兰在两百年光荣的历史当中用人命试验出来的伟大经验,有人把他们编纂成册,只希望英格兰高贵的血不要白流。”

大丽菊号上,纳尔逊站在人群当中,手上挥动着两本粗制滥造的小册子,面色阴沉。

“然而先人们的血似乎是白流了!相比于书本上的经验,有些人显然更喜欢用自己的无知来挑衅自然,来试探危险!”

“四天前,有人在陆上擅自离队,结果丢了自己的命。”

“还是四天前,有人抢板登船,害死了一个无辜者,他自己也偿了命。”

“而昨天,又有五个蠢货先后违反了统一收集排泄物的命令,自作聪明,在起夜时向圣胡安河里撒尿……”

纳尔逊冷冷地看向甲板正中,被脱得只剩下单一短裤的五个军士。

“大丽菊号乘员,波罗.米尔斯中士;仙人掌号乘员,梅迪.特伦纳德下士;四号艇乘员,艾伦.迪亚尼少尉;十二号艇乘员,士兵丹尼尔.齐格;十六号艇乘员,士兵肖.莫里斯。”

“一个军官,两个士官,两个士兵。你们的优秀表现成功引来了鳄鱼群,造成了三十二人死亡,六十六人不同程度受伤。”

纳尔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不管你们在金士顿时有没有背诵过这两本册子,但至少在卢西菲尔兹,在揽海行动启动前的一周,我与斯宾塞少校专门划定了册子中重要的条例,还选定了专人,确保圣胡安河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够背诵无误!”

“我显然低估了你们的愚蠢!”

“溯流第一天,德雷克用海盗的方式惩治了破坏规则的人,虽然过程让每一个仁慈的人都不忍直视。但不得不承认,强制教育确实能让愚蠢的人学会聪明。”

“我准备参考他的做法。”

纳尔逊把本子丢给自己的随行,迈开步分开人群,一直走到船头的方向。

他指着对岸。

“从这里到河岸一共15米,一会我的卫士长会在你们每个人身上开一道口子,并给予你们一柄刺刀,一袋清水。”

“你们需要游过去,然后在丛林里等着我们回归,或是路过的好心渔民的收留。”

“如果你们能活下来,那就是上帝赦免了你们。如果你们活不下来,那是你们罪有应得。”

“现在,你们对这个判罚有异议么?”

脸色苍白的艾伦.迪亚尼少尉慌忙站出来:“我有异议,长官!按照英格兰的法律,审判一名军官需要军事法庭!我申请召开军事法庭!”

纳尔逊笑了起来:“很好,所有人都没有异议。英格兰需要每一个人尽到自己的本份,你们虽然犯了前错,但至少勇于承担责任。”

迪亚尼少尉的脸褪尽了血色,所有的血色都汇到了双眼,用恶狠狠近乎吃人的眼神死掐住纳尔逊。

“不!我有异议!我有异议!看在上帝的份上,斯宾塞少校,你不能让一个海军肆意凌辱陆军的尊严!你不能!”

斯宾塞面无表情扭开脸,那神色与先前朝阳下洛林的神色几无二致。

“弗里曼尼少尉,去和西克斯上士一起执刑。我们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按照计划,今天我们本应该已经离开莱斯湾了。”

“是,长官。”……

扑通,扑通……

一声接一声的落水声传来,拍水,惨叫,稀奇古怪的嘈杂,丛林聒噪的鸟鸣……

洛林遮着额头躺在海娜腿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巴托攥着枪托走上舱顶。

“船长,五个人,荒岛刑,您真不打算看看么?”

“鱼吃人有什么好看的?我又不是疯子。”洛林没好气地侧了下身,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些,“莱夫呢?听说他昨晚被鳄鱼咬了一口?”

“只是被鳄尾抽了一下,而且已经排除了骨折。埃里克松兵长正在剥那些鳄鱼的皮,说要做一面新的皮盾,更结实的皮盾。”

“狂战士……精神真好……”

……

莱斯湾的血夜就像是这场溯流之行的折转。

执行登陆作战的人员一下子折损近两成,死的多数不见了尸骨,伤的被统一收容到一条10米级大艇,由八个土著水手照看着踏上归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