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认亲与认清(1 / 2)

加入书签

之前,匹孤文姬还觉得,中原男子优柔寡断,当面叫声“姐姐”还扭扭捏捏的,此刻,面对司马澄突然的致谢,她不禁有些意外。

“哦……不谢!”匹孤文姬迟疑了一瞬,应声后,又匆忙递上一块干酪。

看着司马澄,慢条斯理地咀嚼着食物,匹孤文姬不禁想起儿时,母亲斥责自己,吃东西狼吞虎咽的事,她不由得露出笑容,忽然觉得,中原男子好像也不错,至少挺有礼貌的。

通过之前的接触,匹孤文姬便觉得,司马澄是个聪明人,即便落到这步田地,和自己说起话来,也依旧从容不迫,甚至还能步步为营。

或许,只是认亲之事是有些突然,反正司马澄现在,也没排斥自己,相信这第二声“姐姐”,应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不过,有些事情却已经等不了了,正当匹孤文姬整理好思绪,准备和司马澄共谋大计时,司马澄却先开了口。

“刚才,匹孤姑娘叫全了我名姓,想必已经了解过在下了,是吗?“司马澄低声说道。

“没错,中原皇室,重臣之子。“匹孤文姬几个字,简单说明了司马澄的身份。

“那姑娘可知,现在大豫如何?“司马澄脱口而出,语气中夹杂着急切。

原以为接下了,司马澄仔细和自己商讨,如何逃出这里的计谋,没想到,他先关心的不是自己的性命,而是自己的国家。

听到这里,匹孤文姬不禁有些气馁,觉得认亲的困难又多了一分,既然是鲜卑人,那她自然希望司马澄,能跟着他们共赴黛国。

“听说,匈奴占领了大豫的都城,你们的皇帝逃到南方去了。”匹孤文姬答道。

“所以,皇帝只是逃走了对吗?“司马澄听闻,不禁眼前一亮。

这是比找到自己是谁,更让司马澄觉得高兴的事情,如果只是逃走,或许说明,悕雪还没有死。

“额……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匹孤文姬茫然地看着司马澄,“我能确定的,只是大豫还没有亡国。”

羯族并没有直接参与胡汉之战,所以具体的战况,匹孤文姬也不得而知,对于这个局面,她只是觉得,或许有利于司马澄留下。

毕竟,大豫的都城越来越远,而现在,战争还没有完全平息,司马澄说不定,会因此断了念想。

“那,请您帮我打听一下可以吗?匈奴攻占洛京城时,发生了什么,以及……”司马澄一脸恳切,“现在的皇帝,叫什么名字?“

之前,不管匹孤文姬说什么,司马澄总是一副默认的样子,但一提到大豫,他便有了神采。

匹孤文姬暗中叹了口气,而后还是点了点头,既然是亲姐弟,便应该坦诚相待,更何况,这是也是十多年来,她第一次收到司马澄的请求。

“如果打听到了,你是要回去吗?“匹孤文姬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此话一出,却没有立刻等来司马澄的回音,其实,关于这一点,司马澄一时也答不上来。

之前,司马澄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快点回到洛京城,但是,在听过司马烈的话之后,他却不得不犹豫了。

司马澄想回洛京城,是因为他想回到悕雪身边,即便悕雪只是不做皇帝,那他回去,也可以守护在她身边。

但如果,悕雪已经不在了,璟王爷自立为王,或者拥护了其他人为皇帝……司马澄不敢去想,更不知道,要如何接受这个事实,如何面对这一切。

还有一件事,璟王爷将碧甸子交给自己时,曾经说过,如果,司马澄想起了自己的身世,他便不会约束其的去留。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